去一處能靜心思考美好共生道理的小細節|張祥鎬專欄2

不經意的統計了下,每年五月的部份時光總會在東京待著。這屬於自己的小數據,要分析可能是春天的忙碌後,待炎夏還未來之際,喜歡提著行李就出走一陣子了。而五月的東京氣候非常多變,早晚加外套,而午前及午後傍晚多半會下一場搗蛋的雨。一早在八重洲飯店醒來,吃著半熟蛋和咖哩飯,心中做了個決定,今天去爬山,去高尾山走走,小小的離開一下東京市區。

文.圖|張祥鎬

站在秩序分明的候車台,幾輛宛如精神抖擻的快速車到站,幾分鐘後選定了順右側可以看風景與時更替的座位,抬起頭時,從一個個隧道出去後,東京近郊的風景一幕幕閃過,遠近的一切會我新奇而平靜,而在選擇出走在這城市,靜寞只是個探索徵兆起點而已。

周間的高尾山口駅(站),人不多也不擠,隨即搭上山纜車,不急不徐地站到了第一車廂的前方玻璃前,就像從小搭捷運和冒險的雲霄飛車總是要坐第一排,似乎想說搶在全世界第一個可以看到所有屬於前面的未知風景。

步行到將近600米的高層山頂,對我來說不是個難事,畢竟週遭總有吸引我的風景和細節,沿途三不五時參拜,還有放上自已的手掌可以聆聽北島三郎的歌聲。沿途三三兩兩擦肩而過的過客,本能禮貌的奌頭說聲”甘爸爹”,這登頂的過程,聽著森林裡的昆蟲聲,也同時隱約地在重新整理自己某一部份心理的雜訊。

到了山頂,環顧遠處周圍群山,富士山羞怯的躲在雲霧裡,而山頂僅有的一家店,只賣一種唯一蕎麥麵,而在日本常覺得食物本身好吃與否,往往與當下氛圍和自己的心情有絕對的關係,而在高尾山頂來一碗僅此一家的蕎麥麵,則是最應景的可口美味。

在下山之際,慢步著,小心翼翼地察顏觀色這街道的種種,而往往深厚的關係是來自於自己與空間的對話。眼前看到一塊塊鑄鐵的排水格柵,上頭佈了五株染色的鑄鐵楓葉,隨著人們踩踏之後,這片斑駁的楓紅更顯得與環境共生共存且獨一無二。這排水口在這街道上是屬於公共工程的一環,微觀後的震撼和反思是為了達成這個公共工程,得先有排水格柵的創意和生產單位,再搭配用排水蓋周圍碎拼的石材面收邊,在留設伸縮縫、在鋪設大大小小行人石板的細節中,我眼神概算這些工程安裝誤差值,似乎都是堪稱完美而且貌似自然而不刻意人為。

回想我們自己的生活周遭,是否為了共生而可以不計代價,去保護其他人事物的存在,讓整体能平衡而穩定的持續運作,製造對所有人都不壞的環境,畢竟屬於一個我們自己共生的空間,也代表給予雙方更多成長空間,而且還可能產生更多想像不到的喜悅和樂趣,無持無刻的充實著我們的生活。

張 祥鎬

伊太空間設計總監,於兩岸三地設計設許多頂尖風格時尚空間,時髦夜店、品味宅邸、器度辦公空間…等,擅長於空間中以美學捏塑戲劇張力,多次獲得國際大獎肯定,被譽為是 「空間導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