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咬我時,我該喊痛嗎?|林清盛專欄9

花蓮近日最熱門的新聞話題是卜蜂集團將設立大型養雞場,生米都快煮成熟飯,民眾才得知消息,政府態度閃躲,又是擠一點、答一點地漸步拼湊可能的全貌。卜蜂不對六座雞場的鄉鎮民眾舉辦說明會,反倒在台北高級酒店召開記者會,意圖停損抗議事件對公司形象的傷害,忽視民眾質疑雞場對環境污染的憂慮。

文.圖|林清盛

此舉惹惱花蓮人,發起5月20日縣長親民時間,集結陳情抗議,這場遊行是花蓮人民難得自發的抗爭行動。走在遊行隊伍中採訪,見幾人或牽,或拉著推車,和狗狗一起走上街,一同上街爭取自己的權利,這畫面在台北不是新鮮事,卻彌足珍貴。

這頭抗爭行動還在繼續,卜蜂再次在台北召開記者會,「信任」在抗議的聲浪中隱然成一條紅線,「我們還能信任政府?」「外來的集團將帶來什麼?」而我也和狗狗「Happy」面臨攻擊衝突,帶來對信任關係可能瓦解的情況。

「Happy」是隻混種犬,外型就如一般長毛的米白色犬,只有一立一折的耳朵可辨識特色,個性不像曾養的黃金獵犬穩重,生性敏感又沒有安全感的他,使關係一直存在信任薄弱的問題。為了改善現狀,每晚都會抱著他,一人一犬單獨在室外吹風納涼,邊撫摸邊和他說話。身體無法騙人,從一開始的僵硬抗拒,到最近身體放軟,願意把頭靠在我的左手上,一日一日地培養出信任。

5月20日花蓮縣長親民時間的遊行活動,是花蓮人民難得自發的抗爭行動|林清盛提供

但他也染上和已離開的漢漢一樣的惡習,喜歡吃衛生紙,嗜好可能來自推倒垃圾桶可翻找出衛生紙的樂趣。有天,急著出門趕搭火車,他突然故技重施,一時心急,喝斥並要求他吐出衛生紙,「呸!呸!」大聲喊出將口中東西吐出的口令,當不假思索地抓住他,欲奪回他好不容易鬆口的衛生紙,繃緊的氣氛,讓防衛自己的他連咬住我的手,痛楚直竄腦門。不失理智地繼續抓著他,蹲著僵持不動。待他鬆口。

時間彷彿暫停,直到坐在一旁的父親問:「他咬你喔?」才打破對峙的氣氛,「不能讓父親覺得Happy有問題。」心裡想著。回答:「沒事!」才回神看看手傷。

當下,感謝每晚的單獨相處,學習信任彼此。如果和Happy的信任關係薄弱,咬的力道將更深,不會只是齒印與一道咬出的血痕。見他吐舌,想緩解氣氛,伸手輕輕滑摸Happy的頸項,「知道你在害怕。好啦,不要怕,你沒有想傷害我的意思。」如果直接反應,毆打以示懲戒,慣以上對下的責罰管教方式,或許可以立即壓制他,但未來更劇烈的反咬攻擊,是無法避免,且不會只專對我。在狗狗階級關係中,較低的妹妹和爸爸被咬傷的機率恐怕變高,也會破壞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關係。

跟Happy的相處還有很多尚待摸索了解,每隻狗因出生背景也各有不同性格,就像人與人之間各有不同相處對應的方式,卻都有共通的原則,就是「尊重」。政府與集團是否尊重人民?父母有無尊重孩子的想法與意願?身為狗貓主人的我們,可有尊重他們的意志?看見他每一個當下的狀況,明白其實都是愛著我們。信任的「任」字,還有角色與任務的涵意,而非單方賦予責任。如果我們都未做好自己的角色責任,怎可苛責?甚至暴力相向!尤其狗貓在人族的世界裡,相對處於弱勢。

拍拍衝突時,留在衣服上的白毛,梅雨季的大雨暫歇,露出小天光,我們也鬆一口氣。和毛小孩的相處總在細微之處,小心翼翼的呵護信賴的關係。

狗貓在人族的世界裡,相對處於弱勢|林清盛提供

林 清盛

林清盛,《第十個約定》作者,第54屆廣播金鐘獎最佳社區類節目獎及節目主持人獎雙獎得主,原NEWS 98電台《阿貓阿狗逛大街》主持人,現為飛碟聯播網花蓮太魯閣之音主持人。主持《花現193》及《熱情東海岸》節目,週間每天兩小時陪伴聽眾。離開求學、工作超過二十年的台北,返回花蓮養狗陪貓、照顧父親,踏實生活,從「心」發現自己的故鄉。(黃東榕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