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無反顧地去追尋屬於當下的悸動|張祥鎬專欄3

還記得年輕的時候,每天放學為了等候那一位心中愛幕已久的女孩兒,手上捧著用每天僅有零用錢所夾來的娃娃,只單純的想親手送給她,每天上學就一直在等待放學的時光,而這樣的義無反顧的執著離長大後的我們還復在多少呢?

文.圖|張祥鎬

2018年的初夏,當時人在日本的我,某天在地鐵站不經意地看到了日本建築展的海報,隔天立刻造訪了六本木(ROPPONGI)森美術館(MORI ART MUSEUM)去欣賞一番,而在近幾年規劃非常成功的六本木區域,從森美術館居高臨下向下俯視,整個六本木都市更新區盡收眼底;這座位居高級地段又位在高樓層的美術館,整體氣勢和氛圍非常值得大家專程前往參觀。從大學唸建築以來,日本建築的流派一直都在建築設計和工藝領域佔有一席之地,舉凡大家熟知的安藤忠雄(TADAO ANDO)和設計松菸台北文創大樓、台中歌劇院的伊東豊雄(TOYO ITO)….等,都是當今日本享譽全球舉足輕重的建築大師。

而日本建築設計所散發的獨特風格和設計哲學,著實也讓早期歐美的建築大師心神嚮往,例如設計落水山莊(Falling water)的建築大師法蘭克.落伊.萊特(Frank Lloyd wrght),先後在日本境內完成了多達14個建築案例,對於浮世繪造詣很深的他,更打造了至今依舊為人所稱道的舊日本帝國飯店(Imperial Hotel)等建築。而我最鍾愛的義大利建築師卡羅.史卡帕(Carlo Scarpa),在晚年也對日本建築十分感興趣,甚至他是在前往參觀漂浮在水池裡的小寺廟途中辭世。由此可見,日本建築在全球建築史發展上所產生的巨大影響不容小觑。

另一方面,關於資料彙整和建檔分類也一直也都是大和民族的強項,因此在這次的日本建築展裡,我足足逗留參觀了4個小時還是意猶未盡。從日本早期的木造結構開始,到現當代建築設計和前衛新科技建築室內空間的虛擬呈現,鉅細靡遺地以時間軸讓參觀者了解日本建築的演進史,其中還特別以1:1比例真實還原了茶聖千利休最著名的一期一會茶室,當參觀者想要整個進入這茶室的肢體動作,就充滿了日本茶道特有的儀式感,這所有展出真是滿足建築專業的我的胃口呀!

眼利的我,一瞥到展場一角的一個建築模型,比例完美且迷人,字卡上寫著「江之浦測候所—杉本博司建築所」(註一),一個很吸引我但卻陌生的建築作品,於是當下立刻決定明日應該去親臨膜拜觀賞一下,當晚透過線上預約取得每日僅限額20人的參觀導覽,隔日再度義無反顧踏上了這次屬於個人的建築小旅行。

又再一次離開了東京市區往小田原市出發,我一直都很喜歡搭公車、很享受搭公車的過程,而前往目的地將近兩小時的車程裡,有50分鐘是在Local Bus上度過,上下車幾乎都是紅光滿面且面帶笑容的老人家們,車廂中充滿著在地樸質親切的談話笑語聲;我刻意選擇面海的座位,腦中冉冉響起久石讓替北野武「那年夏天,寧靜的海」的配樂,無垠的海景給予我無窮盡的情緒漫延感受。年過40的我,為了今日一窺這建築作品,猶如年少時候追一位心儀女孩兒那般執著的單純,追尋的過程點滴都刻畫在自己的心頭。

在當日限額20人的建築導覽中,我得以用最純粹的平靜的心情,偶爾坐下,偶爾步行,隨心也隨性地體會著這探索的美好果實,而這一份親臨的美好,在此我不贅言,讓各位讀者有一天也懷追尋和探索的心情自已來細細品味。

回程,又再度選擇面對著海洋的座位,此時心中充滿著對日本建築大師作品滿腔興奮感與滿足感,彷彿替這片海再度演奏了一首完美的謝幕曲。晚餐,返回東京市區霓虹閃爍華麗繽紛的慾望之城銀座,異鄉飄雨,這一天的我,遵循了內心最渴望的方向行進,而我一直堅信踏實的實踐和逐夢必然能在人生中開出精采的一面,透過待續不斷的探索欲望,就是期待自己能一直保持初衷滿懷著希望。

註一︰當代大師杉本博司,耗費20多年構思、10年時間打造,由榊田倫之建築設計事務所負責工程監理的私人美術館。

張 祥鎬

伊太空間設計總監,於兩岸三地設計設許多頂尖風格時尚空間,時髦夜店、品味宅邸、器度辦公空間…等,擅長於空間中以美學捏塑戲劇張力,多次獲得國際大獎肯定,被譽為是 「空間導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