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en Camino!我的葡國大姐|Sabrina的行旅記事4

朝聖旅途令人難忘的,有隨著步履移動在眼前展開的動人景致,有身體歷經極度疲憊與痠痛之後激發出的強韌意志力,有克服體力極限與種種挑戰的自我肯定,然而,在記憶中最深刻且令我感動的,是這一路上,人與人之間即使短暫相處,卻純粹與真摯的情誼。

文.圖|Sabrina

在旅途中遇到的朝聖者,無論走這一趟行程的目的是什麼,多數人見了面總是會給予一個微笑,相互問候,道一聲Buen Camino!(意思是一路平安)因為每個人的腳程與行程各自不同,每一次的相遇都可能是此生唯一,而每一次的重逢總是充滿驚喜。2019年我獨自行走朝聖之路,一路上偶會遇見短暫相伴而行的朝聖者,在這些人之中,我和來自葡萄牙波多的Eduarda緣份則是特別的深。

每一位朝聖者都是方位相同的伴侶|Sabrina攝

第一次遇見Eduarda,是從葡萄牙的維亞納堡(Viana de Castelo)到安科拉濱海鎮(Vila Praia de Ancora)的路上。還記得那一天的路並不好走,不僅一路上都是高低起伏的石頭斜坡路,沿途也少有休息站,好不容易穿過綿延的樹林來到一間位在不知名火車站旁的小咖啡店,那時的小咖啡店除了我,就只有另外一名朝聖者,坐在戶外座椅上的她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耳朵上方還插著一朵路邊採的小白花,看起來很享受一個人的旅行,她就是Eduarda,也是我在那一天遇到的第一個朝聖者。

從 Viana de Castelo 到 Vila Praia de Ancora 的蜿蜒山徑|Sabrina攝
第一次遇見Eduarda,她的耳朵上方插著一朵路邊採的小白花|Sabrina攝

葡萄牙海岸線朝聖之路上的旅人並不多,同一天,我又與Eduarda擦身而過了一兩次,每次的相遇都只是相互點頭微笑,沒有任何的交談,一直到那天的中途站Vila Praia de Ancora,才發現我們在同一家民宿落腳,因此格外感到驚喜,便輕鬆的聊了幾句。Eduarda在波多經營一間民宿,旅行期間就交給兩位女兒協助處理事務,和我一樣,她打算用十三天完成這一趟朝聖之旅,我那天想到Vila Praia de Ancora的市區逛逛,很快就結束了話題,再碰見她是隔天我要出門時,她正在廚房準備早餐,我走過去跟她道別,她笑笑的說:「我們總是會再見面的。」我點點頭,卻不確定下一次的相遇會是在什麼時候,所以也沒太放在心上。

有著綿長海灘的 Vila Praia de Ancora 夏天是避暑勝地|Sabrina攝
Vila Praia de Ancora 是個閒適的海邊小鎮|Sabrina攝

離開Vila Praia de Ancora四天之後,在前往雷東德拉(Redondela)的森林步道中,我停下來休息、吃點東西補充體力,見到後方緩緩走來一個熟悉的身影,竟然就是Eduarda,她見到我笑著說:「我就說吧!我們總是會再相遇的。」再次的相遇讓我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受,於是兩人結伴而行,邊走邊聊。Eduarda說,過去她是個固定跑馬拉松的運動愛好者,幾年前發現罹患了乳癌與喉癌,治療期間停了運動,直到現在還在服藥避免癌症復發,這一年,她慢慢重拾跑馬拉松的習慣,並且安排這次的朝聖之旅。不過,這並不是她來走朝聖之路的原因,Eduarda的先生是消防隊員,在一次搭直升機執勤的任務中,因為直升機墜毀而殉職了,這個意外發生在她治療癌症的期間,因為太痛,所以這是一趟療癒之旅,她想要透過與自己獨處和自我的對話,釐清自己的思緒、整理自己的情緒。

Eduarda說,她很高興自己勇敢踏上了這一趟旅程,而且選擇了葡萄牙海岸線之路,因為路上遇到的人相對較少,所以能完全投入自然環境跟自己充分相處,梳理腦中紛亂的思緒,而在旅途中跟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分享與交流,除了讓她不會陷於憂傷的情緒中,更知道自己不是全世界唯一要面對傷痛的人,體認到每個人都各自有不同的人生課題要去面對。在徒步的過程中,她最大的感受就是自在,也深刻領悟到活在當下的重要性,對她釋放傷痛情緒有著相當大的助益。

遇到葡國大姊的森林步道旁的一塊石頭,上方依著石頭的造型漆成一條大魚,很別緻有巧思|Sabrina攝

和Eduarda到了她在Redondela落腳的庇護所之後,我再度與她分別,繼續前往下一個鄉鎮,之後連續幾天都再也沒遇見她,一直到接近終點-聖地牙哥康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的最後六公里,我們竟然又再度重逢了!我一直覺得遇見Eduarda是上天對於我的溫暖照護,更是這一趟旅程最美的安排,因為彼時彼刻的重逢,讓我在踏進聖地牙哥大教堂廣場時,有人與我相互擁抱,分享抵達終點時歡欣喜悅的一刻,之後還一路被她從聖地牙哥護送回波多。失去家中最主要的支柱之後,Eduarda與兩個尚在大學與高中就學的女兒更加緊緊相依,全力支持著媽媽的兩個女兒那一天從波多開車到聖地牙哥等候抵達終點的媽媽,順道在聖地牙哥來個一家人的小旅行。隔天在回波多的路上,與她們一家人相處,我深刻感受到這一家人如何用相互關懷與支持,共同去填補生命中的缺口。

每每想起朝聖之旅,第一個想起的常是與Eduarda的這段緣份,以及她對我的貼心照顧,提醒著我無論如何都不要吝惜給予溫暖。而每次想起她,腦海中浮現的畫面總是第一次遇見她時,陽光下的她臉上一派怡然自得的神情,我衷心的希望她可以徹底揮別傷痛,過著她想要的自在人生。

Eduarda與我一起抵達終點,共同分享喜悅的一刻|Sabrina攝

Sabrina

Sabrina,一個喜愛自在旅行的上班族,現在任職於澳門旅遊局公關顧問辦公室,20歲左右開始人生的第一次自助旅行,從此欲罷不能一路玩到現在,過著需要固定上班的生活,僅能把環遊世界的夢想放在心底,一年努力安排兩到三次的出國旅行,不求足跡踏遍世界各地,只願每一次的旅行都依照自己心之所欲玩到淋漓盡致。不只愛旅行,也愛規劃旅程、寫遊記,喜歡沉醉在規劃旅程的高昂興致裡,深愛旅行過程中融合浪漫、閒適、脫離、冒險、克服…的氣氛以及人事交錯所產生的故事,更享受寫遊記時彷彿再一次踏上旅程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