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之路:通往心靈的徒步之旅|Sabrina的行旅記事1

文.圖|Sabrina

每個人開始這一段朝聖旅程各自有不同的原因,許多人是因為虔誠的信仰,但更多人是想透過這段旅程找到屬於自己的生命意義或是人生的方向。

一路上都是自己和自己的相處與對話,感覺內心就像眼前的藍天碧海一樣遼闊|Sabrina 攝

我在三年之內走了兩次朝聖之路,第一次單純是因為本來就愛走路,所以想要用徒步旅行的方式,慢慢地去看沿途的風景,完成之後卻是有另一番領悟,感覺自己看待人生有了更寬廣的角度,也能以比較處之泰然的態度去面對生命中可能的變數,原來這才是這趟旅行的意義;第二次則是因為步入中年之後對於自己未來的人生定位感到些許不確定與不安,想起了第一次的朝聖旅行給自己的安定力量,決定一個人再度步上這一趟朝聖旅程。

我在貝殼上寫下朝聖之旅的日期,作為每次旅程的紀錄|Sabrina 攝

我必須承認,2017年的第一次朝聖之旅,取得證書是我出發時心心念念的目標,但歷經每日身體陷入極度的疲累痠痛,步行時每跨出一步都是靠著意志力支撐的無意識擺動,在終於拿到證書的那一刻,讓自己眼淚差點奪眶而出的卻不是這一張等了許久才申請到的證書,而是旅程中全然投入每一個當下所感受到的體悟,還有一路上與其他的朝聖者交會時相互鼓勵的感動,我相信,這是許多人一再踏上這段旅程最主要的原因。

每天要在護照上蓋上兩個朝聖之路的印章,作為旅程的紀錄|Sabrina 攝
證書上會寫下朝聖者的名字與徒步完成的天數和里程數,為這一段里程留下紀錄|Sabrina 攝
有結伴而行的祖孫三代,小女孩銀鈴般的笑聲讓我印象深刻|Sabrina 攝

2019年,我一人踏上朝聖之旅的葡萄牙海岸路線,13天的徒步過程多數時候都是一個人獨行,還記得出發時因為沿路少見朝聖旅人心中感到些許忐忑,到後來一個人走在無人的山林裡都能毫無遲疑的堅定踏出每一步,這段過程讓我體認到,在人生當中,若是對遙遙的前方路途感到不確定時,就專注地走完眼前的這段路,並好好的欣賞沿途的風景,因為那才是讓生命豐富最重要的東西,當每一段路程都踏實的走完,到下一個路口也許就知道要往哪個方向走了。

葡萄牙與西班牙的邊界,遠方的山已經是西班牙的領土|Sabrina 攝
登高眺望途中停留的小村落,以及自己沿海而行的路徑|Sabrina 攝
有許多獨行的朝聖者|Sabrina 攝
即使是一個人走在異國的樹林裡也沒有任何恐懼,心裡只有平靜與篤定|Sabrina 攝
有時候會是平台好走的步道|Sabrina 攝

還記得,最後一天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到終點──聖地牙哥大教堂廣場的那一刻,身體的疲累與痠痛彷彿瞬間釋放,因為廣場上洋溢著的歡樂氣氛太令人激動,站在那裡,即使是只有一面之緣、未曾交談過的朝聖旅人,都會開心的互道恭喜,當有人因為開心瘋狂的歡呼時,廣場上的其他人也會隨著一起大聲喊叫,因為大家懂得,是經歷過一段什麼樣的過程才能來到這裡。

聖地牙哥大教堂的廣場是朝聖之路的終點,廣場上隨時可以看見回到終點的朝聖者|Sabrina 攝

即將結束旅程之前,我在大教堂廣場的一角席地而坐,靜静的看著大教堂精緻華美的立面,回想著這一段路程,也想著自己該成為什麼樣的人,該怎麼面對人生所發生的一切,我不是天主教徒,但那個時候,腦海中浮現一段對我深具啟發的祝禱文『主啊!請賜與我平靜的心,去接受不能改變的事物;給予我勇氣,去改變可以改變的事情,並請給我智慧,分辨兩者之間的差異。』衷心盼望這段旅程並不是句點,而是我的新起點。

曾有朋友問我,要做甚麼樣的準備才能完成這趟旅程,我只想說,就放心踏上朝聖之路吧!我不敢說在完成這段旅途之後一定能夠獲得明確的解答,但我相信,在經過與自己相處與對話的過程中,一定可以找到面對人生困惑的出口。

走完朝聖之路不是句點,而是新的起點|Sabrina 攝

關於朝聖之路

徒步朝聖之旅就像人生,
會遇到難走的碎石子路,
也有平坦好走的柏油路;
有時候會結伴而行,
有時候會一個人獨行;
會面臨岔路的選擇,
也可能有走錯路的時候;
會遇到相同的一群人,
但最後終於要說再見,
會遇到鼓勵自己的人,
會遇到幫助自己的人,
會在樹林裡看見樹縫間透進來的光,
然後告訴自己,
生命中總會出現曙光,
不管遇到什麼狀況,
只要去體驗,
然後Keep Walking。
Buen Camino!

~2017.8.20 Sabrina寫於第一次朝聖之路後

朝聖之路 (Camino de Santiago)
又稱為聖雅各之路,是一條通往西班牙的天主教聖地──聖地牙哥德康波斯特拉 (Santiago de Compostela) 的道路。從西元九世紀末至今,千年以來這條路上留下了數百萬名朝聖者的足跡,受到西班牙電影《朝聖之路(The Way)》與德國電影《我出去一下》的影響,這條原本是信徒進行宗教巡禮的信仰之路成為全世界最著名的心靈探索之路,吸引來自各方的旅人來此朝聖。

聖地牙哥康波斯特拉 大教堂|Sabrina 攝

2019年,韓國最風行的實境節目也把場景搬到這條道路上,由車勝元、柳海真、裴正南演出的《西班牙寄宿》,描述的就是三人在西班牙小鎮Villafranca del Bierzo經營民宿,透過提供朝聖者韓食與住宿,相互交流並留下許多令人動容的溫暖故事。

韓國的人氣綜藝節目瞄準朝聖之路拍攝的 《西班牙寄宿》 ,播出後吸引無數韓國朝聖客前往朝聖|圖片翻攝自韓國tvN臉書
朝聖之路經過許多村莊,西班牙的農家常見這種穀倉,用來儲存糧食|Sabrina 攝
庇護所是許多朝聖者在旅途中駐留休息的選擇|Sabrina 攝

朝聖之路不是只有一條道路,而是以聖地牙哥德康波斯特拉 (Santiago de Compostela) 為終點的多條路線的統稱,終點Santiago de Compostela就是耶穌的門徒聖雅各 (Saint James,西班牙文為Santiago) 長眠之處。原本是漁夫的聖雅各與弟弟受到耶穌的召喚成為耶穌基督十二門徒的其中一員,並跟隨著耶穌四處傳道,耶穌被釘上十字架殉道之後,聖雅各見證了耶穌基督死而復活的事蹟,更加意識到自己負有傳播基督福音的使命,於是前往西班牙傳道,但到了那裡卻被當地人拒絕與驅趕,灰心的他轉身想回到耶路撒冷,在路途中,聖母瑪利亞顯靈給了他信心與協助,使他再度回到西班牙,沒想到原本不歡迎他的居民態度竟大為轉變,從此基督教逐漸在西班牙、甚至是歐洲傳散開來。

在篤信天主教的葡西小鎮,處處可見十字架|Sabrina 攝
沿途有湧泉或給水站可以補充飲用水|Sabrina 攝

達成任務的聖雅各回到耶路撒冷之後遭到希律王殺害,國王甚至下令禁止將他埋葬,聖雅各的兩個門徒於是偷偷將他的遺體帶回西班牙,埋葬在聖雅各為耶穌傳福音的地方,他的墓地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被遺忘在荒煙蔓草中,直到西元九世紀時,傳說一位隱士因為一道星光的指引發現了聖雅各的墓地,從此這個地方就被稱為「繁星的原野」 (拉丁文為Campus Stellae,後來轉變成Compostela)。

在炙熱的陽光下徒步旅行,最大的回饋就是隨處可見光影交錯的美麗風景|Sabrina 攝

西班牙國王阿方索二世 (Alfonso II) 聽到這件事之後,便徒步數百公里來到這位聖徒的墓前祈禱,還在此處建造了一座小教堂存放聖雅各的遺骨,並宣布聖雅各為帝國的守護者。那個時期,西班牙有泰半地區是受摩爾人所統治,基督徒與摩爾人長期陷入不斷的爭戰中,西元九世紀末,當時的國王夢到聖雅各宣告將會幫基督教徒打贏戰爭的預言,而基督教的軍隊竟然也真的在情勢並不看好的狀況下戰勝了摩爾人,那場戰役因此被認為是聖雅各顯靈的事蹟,從此來自歐洲各方的朝聖者便絡繹不絕,並逐漸形成了聖地牙哥朝聖之路的路線網。

位在西班牙小村莊 Oia 的面海大教堂|Sabrina 攝

因為朝聖之路遍及歐洲好幾個國家,朝聖者可以任意選擇路線上的其中一個城鎮做為起點,以徒步、騎馬或是騎自行車的方式完成旅程。朝聖者在出發的時候可以購買一本朝聖者護照 (護照可以在各地的朝聖者中心或是教堂購買,一本2歐元,每個地方賣的設計會稍有不同),在旅途中,每天至少要在護照上蓋上兩個朝聖之路的印章以說明經過的路線,沿路的教堂、餐廳、旅店或休息站都有提供蓋章的服務,走到終點Santiago de Compostela就可以申請完成朝聖之路的證書,據說擁有這張證書的人在過世之後,俗世的罪過就可以減半。

朝聖可以選擇徒步、騎腳踏車、騎馬,但上坡的時候,騎腳踏車可是比徒步更艱辛,很多朝聖者索性下車用牽的|Sabrina 攝

一般來說,步行每天平均可走25公里,騎馬為40公里,而騎自行車則為70公里,只要步行與騎馬超過100公里、騎自行車超過200公里,就有資格申請證書,每個人可以依據個人的狀況以不同的天數完成,因為朝聖之旅追求的並不是完成了多少公里數,而是在過程中體驗了什麼。

Sabrina

Sabrina,一個喜愛自在旅行的上班族,現在任職於澳門旅遊局公關顧問辦公室,20歲左右開始人生的第一次自助旅行,從此欲罷不能一路玩到現在,過著需要固定上班的生活,僅能把環遊世界的夢想放在心底,一年努力安排兩到三次的出國旅行,不求足跡踏遍世界各地,只願每一次的旅行都依照自己心之所欲玩到淋漓盡致。不只愛旅行,也愛規劃旅程、寫遊記,喜歡沉醉在規劃旅程的高昂興致裡,深愛旅行過程中融合浪漫、閒適、脫離、冒險、克服…的氣氛以及人事交錯所產生的故事,更享受寫遊記時彷彿再一次踏上旅程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