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葡萄牙波多|Sabrina的行旅記事3

踏上第二次的朝聖之旅有一半的原因是為了葡萄牙而來,2016年的一趟旅行,讓我愛上葡萄牙華麗而滄涼、濃艷又內斂的氣息。位在歐洲邊陲的葡萄牙,15世紀是開啟大航海時代的先驅,曾經叱吒一時的海上霸權卻未能與時俱進。當歐洲其他國家逐漸崛起進入工業化時代,靠著海上貿易致富的帝國隨著海權時代的結束一路走向衰敗,從此一蹶不振。沒落的貴族繁華褪盡之後,成為歷史上的一聲無奈嘆息,一身華服被歲月蝕去了色彩,在人們的記憶中逐漸淡去。

文.圖|Sabrina

說到葡萄牙,不少人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印象可能是足球名將C羅(Cristiano Ronaldo),我常笑說,若不是C羅帶著葡萄牙國家足球隊挺進2006年世足賽的前四強,很多人或許不會想起原來歐洲還有這麼一個國家,雖然是玩笑話,但C羅在葡萄牙宛若民族英雄的地位也是不爭的事實。我和許多人一樣,四年會追一次世足賽,但吸引我到葡萄牙的不是C羅,而是一張斗羅河(Rio Douro)沿岸小鎮Pinhão車站的照片,照片裡的車站是端莊雅致的新古典主義建築,白牆上鑲嵌著美麗精緻的葡萄牙花磚壁畫,就像是散發魔力一般讓我心神嚮往,更促成我的葡萄牙旅程。雖然那一年的旅行我始終沒有到Pinhão,卻讓我從此對葡萄牙的風景戀戀不捨,更毫無旁念地以葡萄牙的波多(Porto)做為我第二次朝聖之旅的起點。

路易一世大橋連接斗羅河的兩岸,橋上可以俯瞰波多老城區|Sabrina攝

當初將我呼喚到葡萄牙的,是精美絕倫的釉面磁磚畫(Azulejo),這項幾乎可以代表葡萄牙的裝飾藝術在波多的許多建築上就被運用得淋漓盡致。多彩繽紛的葡萄牙花磚,有細緻繁複的幾何圖飾、精巧華麗的花鳥繪畫,或是充滿宗教色彩的聖經故事,而有全世界最美火車站之稱的聖本篤火車站(Sãn Bento),四面牆壁的磁磚畫用了超過兩萬片的磁磚,內容從葡萄牙的歷史故事與戰役,到葡萄牙的農村生活與人文景觀,讓人得以一窺葡萄牙人過往的生活風貌,以及曾經有過的一頁光輝。無論是刻意的找尋或是不期而遇,每一幅磁磚畫,都讓我忍不住停下來駐足細看這葡式的生活藝術。

蘊含豐厚文化底蘊的Azulejo,源自阿拉伯語的az-zulayj,意思是打磨過的石頭,15世紀之前,伊比利半島大半部受到北非的摩爾人統治將近七個世紀之久,這種模仿羅馬馬賽克鑲嵌藝術,有著濃厚阿拉伯色彩與繁複圖樣的花磚工藝因此傳入伊比利半島,並普遍被運用在西班牙的建築裝飾上。16世紀初,葡萄牙國王曼努爾埃一世(Manuel I)造訪塞維亞(Seville),看到這種磁磚工藝大為驚豔,便大量引進葡萄牙並且發揚光大。摩爾人的文化有所謂「留白恐懼(Horror Vacui)」的傳統,也就是空間和藝術品必須以細節填滿得毫無空白之處,葡萄牙人將這種觀念大量運用在建築牆面的釉面磁磚畫上,在波多的許多建築上就可以看到受這種觀念影響的大面瓷磚藝術。

除此之外,走在波多的街道上還會發現,建築上的磁磚畫幾乎清一色是藍色與白色,原來在大航海時代,葡萄牙人與東方進行商業貿易,接觸到了明朝的青花瓷因此受到影響,所以在17世紀之後出現的磁磚畫,開始流行藍白兩色;波多因為位置臨海,在大航海時期是葡萄牙進行海上貿易的重要據點,所以這股流行風自然也就在此留下深刻的印記。

聖本篤火車站有世界最美火車站之稱|Sabrina攝
用花磚裝飾外牆是葡國很普遍的生活藝術|Sabrina攝

想要體會葡萄牙在海上商貿曾經有過的一頁繁華,波多的證券交易宮(Palacio da Bolsa)應該是不二之選。證券交易宮瑰麗典雅的萬國廳讓造訪者一進入就感受到這個貿易強國的恢弘氣勢,中庭上方的玻璃穹頂引入自然光線,是金屬玻璃結構建築的典範,環繞天窗周圍的金色牆面繪有各種盾牌的圖案,代表著與葡萄牙在商業貿易上緊密往來的國家,再次訴說當年的繁盛。最令人驚豔的就是宛若珠寶盒的阿拉伯廳,大廳的木製天花板與牆面雕刻著繁複華麗的阿拉伯式圖案雕花,雕花的線條上塗上金漆,讓整個廳堂漫著金色的光芒與雍容的奢華感,最吸引我的還有上方同樣有著精細雕花圖案的玻璃窗,底色是給人靜謐與知性感受的藍色,讓華美的阿拉伯廳除了華麗感之外,還有種典雅的韻致。

證券交易宮阿拉伯廳漫著金光,充滿奢華感|Sabrina攝
證券交易宮萬國廳玻璃穹頂周圍是與葡萄牙商貿往來頻繁的國家國徽|Sabrina攝

除了懷想葡萄牙曾經有過的輝煌歲月,我最喜歡旅遊波多的方式,是隨著興致在蜿蜒曲折的橫街窄巷內隨意漫步,享受這個城市因為高低錯落的地勢形成的獨特景致,或是爬過一段階梯或一個轉角處所遇見的意外風景,在恣意遊走之間感受這個城市融合著浪漫、斑斕與滄桑的迷離氣氛。接近傍晚時刻,我最愛去斗羅河畔的里貝拉區(Ribeira),欣賞這裡的老建築牆面上以粉黃、粉紅或是多彩的馬賽克磁磚構成的拼貼裝飾,走累了,就在碼頭邊的堤防席地而坐或是選個露天咖啡座點杯飲料,看著河面上穿梭的遊船與前方往來的人潮,感受四周洋溢的閒適愉悅的氣息。

里貝拉區的房舍牆面以多彩的磁磚做裝飾|Sabrina攝
穿梭的電車讓波多的街道更添一分懷舊氛圍|Sabrina攝

隨著夕陽西下,起身沿著河上的路易一世大橋走到河的對岸,帶著一小瓶酒到塞拉杜皮拉爾修道院前的觀景台(Miradouro da Serra do Pilar),在清風的吹襲下,從日暮時分一直待到岸上的燈火逐一亮起,就這樣靜靜的啜飲著小酒,俯瞰著河岸的城市景致,細細低迴葡萄牙與波多的美麗與哀愁。

塞拉杜皮拉爾修道院前的觀景台可以欣賞到絕美的波多夜景|Sabrina攝

我的朝聖之旅:
朝聖之路:通往心靈的徒步之旅|SABRINA的行旅記事1
朝聖之路:用適合你的方式準備|Sabrina的行旅記事2

Sabrina

Sabrina,一個喜愛自在旅行的上班族,現在任職於澳門旅遊局公關顧問辦公室,20歲左右開始人生的第一次自助旅行,從此欲罷不能一路玩到現在,過著需要固定上班的生活,僅能把環遊世界的夢想放在心底,一年努力安排兩到三次的出國旅行,不求足跡踏遍世界各地,只願每一次的旅行都依照自己心之所欲玩到淋漓盡致。不只愛旅行,也愛規劃旅程、寫遊記,喜歡沉醉在規劃旅程的高昂興致裡,深愛旅行過程中融合浪漫、閒適、脫離、冒險、克服…的氣氛以及人事交錯所產生的故事,更享受寫遊記時彷彿再一次踏上旅程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