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今天去哪兒?|張祥鎬專欄1

逐漸喜歡踏上日本之旅,主要原因是來到這兒每次就像是挑選出一個陶瓷器皿,而你會不自覺的細心慎重觀賞和使用,這就是我接觸日本之旅探索的第一步。這地方總給予我一種平靜的冒險,就像聽一首多愁善感餘韻無限延伸的久石讓,他充滿了低語,沈默的亮點,輕柔的碰觸,和墜入深沉思緒的妥協。

文.圖|張祥鎬

提到日本,大家腦中浮現的畫面到不盡相同,但總能說出些什麼,我常說,吸引我來這兒的最初原因是「語言溝通障礙」。這理由說來好笑,在華人圈和我生長的台灣台北,工作和生活都佈局在效率裡,而文字的溝通無礙也的確剝奪大部分想超脫現實的自我,所以不講日文的我和不擅英文的日本人,常常在溝通事情上就多了一層距離,這種溝通的障礙反而讓我不需要去多做額外的對話,而具有東方文化的日本不至於讓我覺得距離感太遠,所以來日本旅行是在於一種善待也同時款待自己的生活方式。

有人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我則說日本最美麗的風景是細節。某天早上我一樣沒有特定目的地走在東京神樂坂街道,地铁憑感覺選了個三號口子出去就開始走著。行進中影像紀錄是我對當下凝聚所有思緒感受的最重要方式。看著每一棟的日式町屋,和我不盡熟悉的神社,總而言之,懷著虔誠的心進去感受準沒錯 。

而中午時,我轉進了一個小巷子,憑直覺選了一家不起眼的小拉麵店,而這一次不經意的午餐,讓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店面裡擠滿也頂多只能坐五個人了不起,但這對上了年紀的老夫妻,居然用著非常流利的英文與我交流,簡短聊著他們來過台灣很多次,非常喜歡台灣,而我一邊嚐著清淡可口但不甚起眼的醬油拉麵,眼前吸引我的是一組調味木器,對美好事物有蒐集慾望的我,直接了當的問這哪兒買的到?老板娘微笑的跟我說,這是老板他先生自已製作設計的,後來自己好好想想,老板這種對自我敬重的職人精神,在這間又小又不起眼的拉麵店的小地方完全顯露,不以量產和複製賺大錢為考量,一切都是那麼的具有滿滿的幸福和知足感,而這片刻的午間時光,我真的領悟了很多道理,我更深刻体驗到了要把自已的注意力放在未知的未來裡,把自己變回一個充滿好奇心的小孩,隨時可以呼叫虎克船長的童心。

關於日本之旅,我有說不完的以設計的角度看事情的故事。必須承認,第一次去日本只是單純距離近,而且五天可以來回剛好,而後來變成說去就去,日本似乎變成了年過40的我的一處既可沉澱心裡的煩憂,又可任性但不失禮節規範的遊走在其中,這似乎可以端倪出我是個樂於走在邊緣但又不致脫序的歐爸性格。

張 祥鎬

伊太空間設計總監,於兩岸三地設計設許多頂尖風格時尚空間,時髦夜店、品味宅邸、器度辦公空間…等,擅長於空間中以美學捏塑戲劇張力,多次獲得國際大獎肯定,被譽為是 「空間導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