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蘆筍 發生在將軍鄉蘆筍田最浪漫的事

不知怎的,聽台南「相交蘆筍」創辦人黃昭穎(Andy)聊蘆筍話家常,腦子裡浮現了趙詠華「最浪漫的事」這首歌。也許年輕的Andy壓根沒聽過這位歌手,但看著他分享著與太太在蘆筍田裡拍攝的婚紗照,兩人幸福笑容在唯美蘆筍田裡相襯下,浪漫地惹人欣羨。對他來說,蘆筍不僅僅是農作物、維生的經濟來源,也牽繫起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採訪.謝政蒼|平面攝影.徐嘉駒 |影音攝影、剪輯.鍾穎慧

黃昭穎與太太的婚紗照由朋友操刀,就在蘆筍園拍攝|相交蘆筍 提供
黃昭穎與太太的婚紗照由朋友操刀,就在蘆筍園拍攝|相交蘆筍 提供

黃昭穎與太太的結緣,始於蘆筍。

不同於其他蘆筍農,年輕的黃昭穎在種植、經營蘆筍品牌時,很有自己想法。他與在地「地利小食」合作開放參觀蘆筍田多年,並不是不怕參觀者踩踏蘆筍這件令其他蘆筍農害怕之事,實在是他想落實食農教育,只要做好行前教育,他發現遊客素質都挺好的。因為這層緣故,某次一位朋友帶著他的太太前來參觀,自此結緣。

我以一種想當然爾的想法問著:「那她來這邊不是要跟你一起下田,會不會很辛苦?」

黃昭穎回以訝異表情說:「沒有、沒有,我不是娶老婆來幫我們工作的,除非她自己想下田,不然就去做她的事業,我跟我弟顧好蘆筍田就好。」

超Man的回應!

蘆筍對Andy而言,可不僅只是農作物|相交蘆筍 提供
蘆筍對Andy而言,可不僅只是農作物|相交蘆筍 提供

接下來他又分享了一個發生在蘆筍園的故事。有位曾來參觀的女碩士生,雖然在北部求學,但嚮往鄉村生活,竟直截了當問他:「當地有沒有種蘆筍、但還沒有對象的青農?」這讓Andy當起了媒人媒合。現在,雙方是男女朋友,雖然女方還在攻讀碩士,但得空就會下田幫忙……

介紹蘆筍之前,以浪漫情節破題,除了不想讓人以為這是篇無趣農作物報導外,也呼應品牌「相交」之名。Andy說:「鄉下少有外地客,我堅持做食農教育就是希望為當地帶來一些外地人,這樣農村就會有活力、復甦的感覺,也讓農民因為蘆筍可認識不同領域的人,不致覺得農事枯橾乏味。更進一步,大家因蘆筍相遇、相知而有交集。」的確,我們這群都市人就被這片有著浪漫顏值的蘆筍所吸引,迢迢從台北南下將軍鄉一探它的究竟。

Andy的蘆筍園以綠蘆筍為主,紫蘆筍有,但量比較少些|徐嘉駒攝
Andy的蘆筍園以綠蘆筍為主,紫蘆筍有,但量比較少些|徐嘉駒攝

蘆筍產地竟如此清新脫俗

在台北,從Andy的手機裡看著蘆筍田照片,有點不真實感,出乎意料的美麗迷人。一到現場,一列列宛如一球球蘆筍樹的羽毛狀葉子飄逸恣態,緊緊簇擁著,浪漫極了。將軍鄉,是台灣重要蘆筍產地,相較於雲林以白蘆筍為多,綠蘆筍是這裡大宗。行走鄉野間,除了可看露天田園,近年來更發展不少溫室栽培。Andy家的一甲多蘆筍地涵蓋露天與溫室,而且種植綠蘆筍之外,還有少量質優價更高的紫蘆筍。

在產地與Andy見面後,他馬上熱情地遞上蘆筍汁為我們解渴,清新甘甜不膩的透心涼滋味,與兒時喝的罐裝品牌蘆筍汁有著天壤地別差異,好感度瞬間破表。緊接著,他現採了一根粗壯了得、比大姆指還粗的紫蘆筍請我們吃,多汁纖細質地,一咬入口,彷如甘泉,讓人誤以為吃到水果。原來,蘆筍這麼有魅力。不親自走趟產地,光從餐桌上的蘆筍料理,還真無法想像!

將軍鄉戶外的蘆筍田以溝灌為主|徐嘉駒攝
將軍鄉戶外的蘆筍田以溝灌為主|徐嘉駒攝
相交蘆筍與地利小食合作開發的蘆筍汁,風味清新,讓人一口接一口|徐嘉駒攝
相交蘆筍與「地利小食」合作開發的蘆筍汁,風味清新,滋味雋永|徐嘉駒攝

蘆筍種植的一些眉角

將軍鄉的蘆筍,一年可二收。Andy指出,一般來說都是9月種植,隔年3月採收,8月進行育苗。產期約4個月,如果照顧得宜,可以長約5個月。由於採收期會遇到梅雨、颱風,露天蘆筍田相對於溫室,外在條件惡劣,不僅植株較顯矮小,也會影響採收期限。「溫室裡的蘆筍可遮風蔽雨,自然長得好,可以跟竹子一般不斷地開枝散葉,但長太高,底下葉子無法行光合作用也沒有用,所以我們會修枝到差不多160公分左右。」

溫室種植比起戶外有些優勢,但該花的工一樣不少|徐嘉駒攝

來到「相交蘆筍」的溫室前,先在戶外區巡禮了一番。發現兩者有一個大不同,即戶外是用溝渠水灌,溫室裡的溝圳乾乾爽爽。Andy解釋,這是因為他們採取滴灌,水與肥完全不流失,落在該落的位置,不會有前面溼、後面乾的困境。比較好控制之餘,採訪前,因台灣深受缺水之苦,溫室裡的蘆筍用水量少,受影響層面相對少很多。此外,他們在台灣大學專家協助下,透過數據監測控管光度、溫度、溼度、土壤肥度等,種植出來的蘆筍品質更穩定。

雖以科學方法輔助種植,現場竟發現麻雀的嘰嘰喳喳聲。了解原因後,是傳統除蟲方法。Andy笑說:「害蟲會吃蘆筍,所以我們會在溫室裡養一些雞,藉牠們來吃下半部的蟲。至於作物上方的蟲,我們就養八哥來吃,當然有時候麻雀也會飛進來一起共襄盛舉。」

蘆筍這種嬌貴作物啊

蘆筍是一種高經濟作物,價格很好。Andy說:「它的照顧真的很麻煩,工很多啦。」售價自然比一般作物好。他解釋,光蘆筍的種子長大到可以種到田裡,就得花上一個月。接著還有培土、除草、施肥、灌溉、梳枝等。等到採收期,又得趁凌晨摸黑採收,一來農友比較不會受熱,二來蘆筍沒有照射到陽光,會更為嬌嫩。至於採收後,農事還沒完呢!得繼續分級、包裝,整個流程繁複辛苦。

即使是同一植株,紫蘆筍的產量就是比綠蘆筍少,但它的甜度更甚|徐嘉駒攝
即使是同一植株,紫蘆筍的產量就是比綠蘆筍少,但它的甜度更甚|徐嘉駒攝

至於,為何將軍鄉以綠蘆筍為主,而非白蘆筍?既然後者售價更好,為何一開始不多種些?關鍵在於天然條件。其實不管是什麼品種,只要照射到陽光,就會變成綠蘆筍。白蘆筍的工花的更多,因為它深埋在土裡,才不會受光刺激,採收時,必須將土撥開。當然,這也必須摸黑進行。將軍鄉土壤不屬於砂質,半砂半黏特性要徒手撥開不容易,這就是為何這裡以綠蘆筍為主。

採收好的蘆筍,得進行分級。一起經營「相交蘆筍」、Andy的弟弟黃尉閔說,過去是靠人工篩選,現在有了分級機相對簡單多了。主要分成二大類,一是蘆筍,一是蘆筍花。前者,會先透過機器將蘆筍切成同樣長度,再依重量分等級,粗的單價比較高。至於標準長度為何,並沒有一定要求,端視農戶需求或依當天採收狀況而定。後者,由於較細軟幼嫩,無法削皮,單價自然比蘆筍高。

採收下來的蘆筍得經過分級處理,還好現在有分級機可以代勞,人力主要用來做品質管控與包裝|徐嘉駒攝

採收期爆肝卻享受著

農事多如牛毛,令人煩雜。問他最享受的是什麼?他說:「最享受的是採收期、蘆筍產量爆多的時候,雖然最累,也最開心;沒有產量,就會很煩惱。是不是很矛盾!?」真的,看天吃飯一直是廣大農民心中難以解決的痛,但對Andy與黃尉閔來說,他們努力並尋求應變之道,將部分露天蘆筍田改為溫室得以創造較為穩定產量,並積極接受專家輔導,就是希望可以化不穩定為穩定。

一到採收期,弟弟黃尉閔與哥哥總是忙個不停|徐嘉駒攝

不像其他年輕人,總一股逕地往大城市尋找就業機會,Andy退伍後即選擇留在家鄉務農。一方面是個性始然,他與弟弟黃尉閔都喜歡鄉村生活的閒適步調,另一方面更是出於對家人的疼愛。三代同堂一起生活的Andy,與家人感情好。接手家中的這片田地,原是爺爺在耕作,種些玉米、蘿蔔、高麗菜、芝麻等作物。只是爺爺年紀大,身為長孫的他放不下心就決定投入。

看到蘆筍豐收,是兩兄弟最開心的事了|徐嘉駒攝

「5、6年前剛退伍,鄉下其實沒有什麼年輕人。我覺得在鄉下務農沒有什麼不好,看天吃飯是有壓力,但生活自由自在,採收時的踏實感覺並不比去都市『吃頭路』差。」Andy語氣堅定的說著。至於為何要推翻既有作物,改種蘆筍。他坦言,除了農會在推廣外,也是有鑑於當時台灣在地產量少,多倚賴進口,價格逐年上升,評估後便大刀闊斧全心投入了。

年輕就是本錢,不僅僅是指體力好,而是懂得運用各種方法、善用各種人脈去經營、去改變種植技術。然後秉持著一步一腳印,他們兄弟經營的「相交蘆筍」,品質與能見度已經愈來愈高。以愛為出發的蘆筍,充滿著他倆的生活領悟哲理。請別只是把它當成作物,這是有生命的蘆筍,值得細細品味、回味再三。

相交蘆筍由兄弟倆齊心經營|徐嘉駒攝
相交蘆筍由兄弟倆齊心經營|徐嘉駒攝

這些食材也值得肯定……
龍眼的一生 耕煙的討山人
買起來!日本米.食味鑑定士 推薦的三款好米

sidhsieh

一個喜歡在外趴趴走、透過吃美食挖掘人與食物的故事,每每聽到入迷;回到家卻被二隻半人獸吃得死死、折磨到快昏迷的平凡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