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達人林裕森:不要再說智利葡萄酒沒有靈魂了

20多年來,擁有全球最佳自然環境的智利,已成功釀製許多世界級高品質葡萄酒。從最早的波爾多混調紅酒和夏多內白酒,到晚近的希哈、黑皮諾,以及智利專門獨家的卡門內爾(Carménère)紅酒。這些最具代表的葡萄酒風格都相當國際化,因為國內市場小,這些酒都是為了出口到全球主流市場所設計釀造的。雖然偏處遙遠的南美洲,但智利身為以行銷為導向最成功的產國,讓即使是在葡萄酒文化不及三十年歷史的台灣要認識理解其出產的葡萄酒,都沒有太多文化上的障礙

撰文、攝影.轉載自《生命不可過濾──葡萄酒的返本之路》(積木文化出版)

搭上全球化的便車,智利葡萄酒在商業上確實相當突出,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超市葡萄酒貨架上有相當高的能見度和市占率。但當進入風土導向或個性導向的領域,智利葡萄酒即使品質優秀,但似乎缺少了一些更基本、更能激發熱情的元素。也許,就是所謂的靈魂吧!飲者很難從智利產的葡萄酒裡嗅聞出屬於當地特有的在地文化。這對一個有500年釀酒歷史的產國,確實相當可惜。

智利生產的葡萄酒現在在全球擁有相當高能見度|積木文化 提供
智利生產的葡萄酒現在在全球擁有相當高能見度|積木文化 提供

但其實,在智利現代化酒業尚未觸及的晦暗處,仍藏著許多珍貴的寶藏。例如在智利的莫雷谷(Valle del Maule)產區,仍有一些小村裡的老農以古法世代種植著從西班牙傳入、現在卻特屬於智利的帕依斯(País)老樹。在這個中央谷地南方的重要產區,雖然現以卡本內蘇維濃和卡門內爾紅酒聞名,但莫雷谷也是智利歷史最悠久的葡萄酒產區,從西班牙殖民時期就開始種植,在Cauquenes省內仍保留超過300年以上的帕依斯葡萄園,以及無人工灌溉的佳麗濃(Carignan)老樹,是智利酒業跟在地連結最深的地方。

這些古園原本是用來釀造一種稱為Pipeño的粗獷葡萄酒,採收、去梗、擠汁全靠手工簡單釀造。通常完全無添加,新釀成即可飲用,沒有經過熟成培養,酒色混濁不透明;因氧化程度高,常為褐棕色,也帶氧化系的酒香,是智利農家日常佐餐的飲料。但長年來也常被視為不符國際標準的粗劣酒種,不僅不見容於外銷市場,在智利國內的市場也幾乎被工業化釀造的平價酒所取代而不復見。

智利依然擁有一些古園寶藏|積木文化 提供
智利依然擁有一些古園寶藏|積木文化 提供

但自然派的釀酒理念也慢慢滲透進這個智利酒業的邊陲地帶,例如這瓶2018的Pipeño, Coronel del Maule,是由曾經移居智利多年的法國釀酒師Louis-Antoine Luyt協助Perez家族所釀造的復刻版Pipeño。由86歲的葡萄農Sergio以Coronel del Maule村裡的1.5公頃帕依斯葡萄所釀成,多花崗岩沙的園中最老的已經350歲,最年輕的也有250歲。

Louis-Antoine相信,帕依斯雖然果串大,顏色淺,不符現代釀酒師的標準,卻可以釀成粗獷又鮮美可口的紅酒。他將帕依斯比喻為嬉皮版的黑皮諾,帶著智利酒業最欠缺的──自由與野性的靈魂。現在有最接地氣的帕依斯葡萄釀成的Pipeño了,不要再說智利葡萄酒沒有靈魂。

展現智利野生靈魂的Pipeño|積木文化 提供
展現智利野生靈魂的Pipeño|積木文化 提供

七日誌 好文推薦
你不知道的蘆筍 將軍鄉田園產地之旅
全台最會煮飯的男人 教你如何煮出好吃白米飯

sidhsieh

一個喜歡在外趴趴走、透過吃美食挖掘人與食物的故事,每每聽到入迷;回到家卻被二隻半人獸吃得死死、折磨到快昏迷的平凡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