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告解:Bartender!請把我心流放到拉丁美洲

一段描寫《微醺告解室》的書摘這樣說著: 「一個真正的調酒師,會讓你捨不得只為了醉而喝。 人在微醺時容易說出真心話。但真心越是浮濫之處,越需要把一切認真對待之人。」 這段話讓我渴望去調酒師作家 Dior的微醺告解室,在他的調酒裡,真心告解對拉丁美洲沸騰的思念!

採訪.梁以青| 攝影.蔡暉宏

Dior ,是調酒師也是作家,《微醺告解室》是第一本著作,現今也成了他與酒徒和書迷對話的空間|圖. 蔡暉宏拍攝

第一次走進微醺告解室,白天光線正好,吧檯後方站著朋友口中的「撕漫男」調酒師Dior,內心默認朋友形容的真是貼切,的確像是撕掉漫畫現身眼前的美型男子!從未在明亮的空間喝調酒,但氛圍卻很吻合前來討酒的目的,我帶著期盼被解救的心情詢問Dior:「現在沒辦法出國,心情好悶,只有拉丁美洲的音樂和電影能解救靈魂吧!可不可以把最愛的城市、電影、音樂和解禁後的頭條旅行訂單告訴你,幫我設計調酒,憑一杯酒,就能把心流放到那些熱烈奔放的國度?」,Dior這位有文學家靈魂的調酒師,很能理解酒醉三分的微醺時刻,最能讓人心馳神往想像的世界,於是他接受我的癡念告解,打算調出一杯杯充滿想像力的調酒,帶著渴望活得熱烈的靈魂,神往墨西哥、古巴和祕魯,這些調酒都是憑靈感創作的敘事特調,用感覺去品嚐他對每個國家人文的詮釋就對了。

一部電影.靠調酒揮灑對墨西哥的烈愛

第一個和Dior 訴說思念的國度是墨西哥,因為喜愛一部電影《揮灑烈愛》而前往旅行,電影裡的女主角芙烈達,是墨西哥著名的女畫家,把一生愛情經歷酸甜苦辣的各種強烈情感都揮灑在畫布上,愛有多濃烈,作品就有多精彩。當真正置身在芙烈達的藍屋紀念館,大膽的藍牆配色、墨西哥繽紛的圖騰和她風格強烈的畫作,更是深深被觸動,內心不斷迴響著驚嘆!

芙烈達生前居住的藍屋,成了紀念館,藍牆大膽的配色像是她濃烈的情感|圖.梁以青拍攝

如果喜歡芙烈達的作品就得瞭解影嚮她創作甚鉅的愛人迪亞哥,他是墨西哥的藝術巨擘,站在迪亞哥里維拉紀念館的大幅壁畫下,視覺感受相當震撼!我的目光膠著在畫中的骷顱頭女人,在迪亞哥的畫筆下描繪出充滿死亡氣息與華麗氣場的衝突美感,骷顱頭藝術是墨西哥文化中很重要的代表元素,每年11月的亡靈節,大家會畫上骷顱頭的造型,在家中迎接去逝的親友回來團圓的慶典,是一個無懼死亡和充滿愛的節慶。

迪亞哥里維拉紀念館的巨型壁畫裡穿著華麗的骷顱頭女人,名為卡翠娜|圖.梁以青拍攝

墨西哥亡靈節觸動了Dior的心緒,他腦海中浮現著二十世紀初墨西哥插畫家 José Guadalupe Posada所描繪穿著華麗服飾的骷髏頭女人,後來被迪亞哥畫進壁畫裡命名為卡翠娜,成為墨西哥著名的亡靈節象徵。

Dior為墨西哥設計的調酒,名為《香辣卡翠娜 Spicy Catrina》|圖. 蔡暉宏拍攝

Dior把粉紅色的天使花做成代表卡翠娜的美麗花帽,做為酒杯上的裝飾,連結亡靈節的印象,酒杯的杯口抹上芳香細緻的玫瑰鹽,杯裡調入墨西哥陳年的金色龍舌蘭、香甜微苦庫拉索橙酒、帶有酸度的檸檬汁、甜蜜的糖水,最後以墨西哥美食不可或缺的塔巴斯科辣椒醬,來做略帶嗆勁的提味,這絕妙的搭配,將芙烈達一生的酸甜苦辣,都揮灑在一杯調酒裡了!

陳年龍舌蘭為主調,塔巴斯科辣椒醬的巧思提味,一杯揮灑墨西哥的酸甜苦辣|圖. 蔡暉宏拍攝

一張遺失的記憶卡.調一杯酒帶我重回哈瓦那

我和Dior 說:「2016年去了古巴,汗流浹背的穿梭大街小巷,捕捉電影《樂士浮生錄》裡的哈瓦那街頭,華麗的建築輪廓,蒙上歲月風霜的頹廢美感,拍下古董級的老爺車酒吧裡的莫希多、音樂廳的樂手和街頭抽著雪茄帥爺爺,原本慶幸自己能夠記錄精彩的古巴,沒想到在墨西哥遺失相機的記憶卡,最遺憾的是手機當時沒有拍,付了小費可以盡情拍個夠的抽雪茄爺爺,他充滿歲月痕跡的臉龐,叼著雪茄的帥樣,特別有古巴的味道……」,因為這個殘念請求Dior設計一款適合抽雪茄時品飲的調酒,讓我抽著古巴帶回來的雪茄,聽著古巴音樂時,可以在微醺狀態下神往古巴!

雪茄有著濃厚菸草味,進入喉間會感受到些微苦澀,Dior認為芳醇甜美的調酒能夠柔潤喉頭緩解苦澀的感覺,然而雪茄濃郁有厚度的菸草氣息,需要獨特香氣的香料味覺來互相較勁,激盪出互別苗頭的精彩滋味!

Dior為古巴設計的調酒,名為《高希霸Cohiba》|圖. 蔡暉宏拍攝

Dior以1966年誕生於古巴哈瓦那的Cohiba雪茄,做為調酒的靈感,使用哈瓦那3年蘭姆酒做為基酒,檸檬汁則是古巴味覺不可缺席的元素,最有巧思的部分是藉由安格式藥草酒,充滿草本香氣和辛香料風味的特性,調出香氣與風味的衝擊,然後用艾普羅帶有柑橘香甜氣息的甜酒,扮演柔順潤喉的緩衝角色,平衡所有在口中迴盪的強勁滋味,最後以哈瓦那7年的蘭姆酒來做漂浮,增加品飲時感受風味的質感,點綴揉碎蹦發濃郁香氣的荳蔻和烘乾的柑橘片,營造酒杯裡古巴的歲月感與味覺厚度。

抽一口雪茄,啜飲這杯調酒,閉上眼細細感受口中交織的風味,好像回到哈瓦那的酒吧,喝著莫希多,菸草味與檸檬香正交融著古巴獨有的複雜滋味,耳際響起充滿磁性菸嗓聲線的歌手Ibrahim Ferrer唱著歌,我不再抱憾失去那張記憶卡,因為這個殘念才有這杯酒,想念時可以隨時來找Dior,點一杯《高希霸Cohiba》回到哈瓦那。

哈瓦那蘭姆酒為主調,安格式藥草酒、艾普羅甜酒和荳蔻交織一杯濃烈香甜的調酒|圖. 蔡暉宏拍攝

一條解禁後的旅行訂單,調出朝聖祕魯的想像

2020全球經歷肺炎疫情帶來的生活衝擊,世界各國紛紛封鎖國境,人人保持社交距離,在沒有對抗病毒的疫苗出現前,旅行到其他國家是種奢望!如果有人問我解禁後最想去哪個國家旅行?祕魯,絕對是旅行清單裡的頭條,去年看著朋友在祕魯拍下馬丘比丘的草泥馬,啃草的萌樣看了超療癒,還有辛苦爬上馬拉斯梯田的頂端,拍下一層層梯型錯落的白色鹽田,那大地創造的獨特之美,讓人過目難忘,原本預計2021年前往秘魯的旅行計畫,如今不知會延宕到何年何月了?

Dior 得知我解禁後的旅行訂單頭條是祕魯,他立刻把可愛的白色草泥馬放到我眼前說:「我來設計一款祕魯調酒,先解解你的旅行渴吧!」,說到祕魯就會提到國酒Pisco,簡言之就是一款以葡萄蒸餾後不陳年的白蘭地,在祕魯最常用來做Pisco  Sour,但Dior想呈現更純粹清澈的Pisco風味,所以選用Pisco Collins的調酒方式來做變化版,設計一款無色的調酒來表現朝聖祕魯的想像。

Dior為祕魯設計的調酒,名為《皮斯可柯林斯Pisco Collins》|圖. 蔡暉宏拍攝

他挑選一款有「香水白蘭地」稱號的Pisco來做基酒,調入檸檬汁、糖水和蘇打水,整杯酒無色清透,特別之處是調入秘魯獨有的苦精,帶出各種草本與香料融合的獨特香氣,最後把甜美的葡萄和白色的繁星花做杯上的裝飾,讓人想像遙遠的祕魯有著絕美的白色鹽田和甜美葡萄準備釀製甘醇的Pisco,而杯子底端層層堆疊的綠葡萄切片,發揮點想像力,就有如隔著霧氣的玻璃,瞧見馬丘比丘的山巒與梯田。

有著「香水白蘭地」美譽的Pisco做為主調,祕魯苦精調出各種層次的香氣|圖. 蔡暉宏拍攝

★ 微醺告解室 – Dior Hou
微醺告解室,是Dior調酒教學與分享的私密空間,負責人身兼調酒講師與散文家,非常歡迎用微醺來告別疲憊的男女參與,場所藏匿在電梯大樓內,地點位於中山北路與長春路交叉口附近的匯豐大樓樓上,★防疫期間請透過粉專訊息聯繫詢問。

▼七日誌 延伸閱讀 ▼
從風土到酒杯 調酒師著迷在琴酒中拈花弄草>>

留言通知設定
通知我
guest
0 則留言
文內回應
檢視全部留言

梁以青

0
歡迎留言,聊天有益身心健康!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