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小子的濾掛咖啡列車啟動ing|琲人物

人生際遇是奇妙的,當你發現眼前這條習慣走的路卡住、走不過了,多數人選擇去衝撞、去突圍。但有時退一步,會發現老天爺以其它方式,為你打開另一扇窗。這真的不是老生常談,用來形容Dear John Coffee董事長廖海帆的人生轉折,實為貼切。原本從事飯店業,還是知名的老牌華國飯店,眼前一片好光景,誰知突如其來的疫情,重重打擊了國內飯店業。「與其等死,不如尋找更好機會。」廖海帆說。而這個機會,正是咖啡。

採訪.謝政蒼|首圖 . 徐嘉駒攝

廖海帆從咖啡愛好者到跨足咖啡產業,這一路走來十足挑戰,無疑也豐厚了個人的咖啡知識|徐嘉駒 攝
廖海帆從咖啡愛好者到跨足咖啡產業,這一路走來十足挑戰,無疑也豐厚了個人的咖啡知識|徐嘉駒 攝

廖海帆很喜歡喝咖啡,喜歡它的香氣、它的滋味,喜歡它融入自己生活的各式情境裡。

11年前,他新婚,為家裡添購的第一個家具就是JURA咖啡機。廖海帆笑說,沒想到它那麼貴,結帳時發現要4萬8千多元,整個嚇到了。 然而, 這台咖啡機迄今仍在使用,每天早上他為自己煮一杯SHOT,喝完才心滿意足地出門。

咖啡產地之旅的震撼

喝咖啡是習慣,轉而成為新事業契機,得從2019年11月的一趟中南美洲之旅說起。這趟旅程以宏都拉斯為起點,一路到巴拿馬、哥倫比亞、巴西……廖海帆坦言,那其實是自我放逐的旅程,純粹是去找在宏都拉斯的老朋友,去看看不同的世界,並沒有為自己設定任何目標。相信很多人都曾有過這樣無所為的旅行,只是廖海帆這趟旅程比較不同的是,他朋友是宏都拉斯最大咖啡商,生產的咖啡供應著北美、歐洲知名咖啡品牌。他為廖海帆規劃的景點行程,不是風光明媚的城市TOUR,而是深入平均海拔1,300至1,700公尺的熱帶雨林山區,他們去參觀一個接著一個的咖啡莊園。

不敢說自己完全了解烘豆的整個流程與眉角,廖海帆找來專業烘豆師操刀,從生豆買賣,轉身成為販售自家烘焙咖啡豆的台灣品牌|徐嘉駒 攝
不敢說自己完全了解烘豆的整個流程與眉角,廖海帆找來專業烘豆師操刀,從生豆買賣,轉身成為販售自家烘焙咖啡豆的台灣品牌|徐嘉駒 攝

原本只是咖啡愛好者的廖海帆指出,在這近一個月時間裡,宛如上了一期精實的短期咖啡專業速成班,了解到影響咖啡美味的各個面向,舉凡水源管理、土壤酸鹼值、濕式發酵與浸泡原理等均有涉獵,還學會辨識波旁(Bourbon)、卡杜艾(Catuai)、卡杜拉(Caturra)、鐵皮卡(Typica)、帕卡斯(Pacas)與蓮碧拉(Lempira)等品種的風味與香氣差異。 嗅聞到變化多元的香氣,玫瑰、柑橘、佛手柑、杏仁、櫻桃、蘭姆、薄荷等氣味,引人入勝之餘,亦大大豐富廖海帆的咖啡味譜。

唯,廖海帆還是看到了隱藏在美好之下的殘酷一面。表情略為嚴肅的他說:「咖啡是勞力密集產業,我看到咖啡莊園咖啡農的處境,發現他們與我們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是被剝削的一群。」其實,咖啡業界這十幾年來,一直希望可以不用透過第三方直接採購,將利益回饋給當地咖啡農。廖海帆身歷現場親眼目睹了,著實心有戚戚焉,刻劃入心想為他們做些什麼的念頭,當下蠢蠢欲動。

回到台灣,行動派的他,馬上進了一貨櫃的宏都拉斯咖啡生豆。笑說自己雖然沒經驗,但有生意人個性,不怕賣不掉。果然,不到三個月,他又進了第二個貨櫃。成績算是不錯,只是他眼光放遠,由於生豆貿易在台灣已是百家爭鳴,他後來轉型為銷售自家烘焙咖啡豆,也成立自有品牌Dear John Coffee,賣起每天都可以在家輕易品嘗的濾掛式咖啡。

Dear John Coffee的據點兼辦公室位於松山慈祐宮周邊,樓上不時傳來咖啡的烘焙香氣|徐嘉駒 攝
Dear John Coffee的據點兼辦公室位於松山慈祐宮周邊,樓上不時傳來咖啡的烘焙香氣|徐嘉駒 攝

濾掛式咖啡也有好咖啡

嗜咖啡者,總是喜歡現磨現煮,濾掛式咖啡並非他們首選。Dear John Coffee要打破這樣的想法,濾掛式咖啡也有好咖啡。所謂「好」,先撇除個人口味上偏好,第一,它指的是「精品」。精品咖啡是這幾年咖啡界談得熱烈的話題,消費者更是以喝精品咖啡為品味象徵。然而追根究柢,其原文為Specialty Coffee,貼切一點的翻譯應為「精緻咖啡」,泛指農民從咖啡的種植開始,是否有做好田間管理、水土保持,進而與環境友善共存、達到良善循環。 Specialty,談的是整個生產過程,而非僅僅價格上的反應。 這一點,實地走訪過產地的廖海帆,更是堅持。即便品牌尚在茁壯,仍不畏成本的拉高,與咖啡豆生產莊園密切配合,做好溯源管理,提供咖啡商品的所有資訊,讓消費者喝得安心。

第二,確保咖啡品質後,接下來不管是水洗、日曬或蜜處理,進而烘焙,都得讓人喝到該國家咖啡的風土滋味,如同葡萄酒講究品種、自然條件與人文風采一般。廖海帆指出,台灣距離中南美洲、非洲等咖啡產區遙遠,咖啡豆飄洋過海來到台灣,是值得珍惜的,需以妥善保存與相襯的烘焙手法,呈現出該咖啡豆應有的風味,這是自家烘焙咖啡該有的態度。

濾掛式咖啡方便又好喝,是廖海帆打進消費者市場的切入角度|徐嘉駒 攝
濾掛式咖啡方便又好喝,是廖海帆打進消費者市場的切入角度|徐嘉駒 攝

嘗鮮宏都拉斯咖啡豆

很喜歡Dear John Coffee的一個信念,「這世上沒有最好喝的咖啡,因為沒有最好,只會有更好。反應在經營品牌上,除了要經營出獨特性之外,更要讓大家嘴裡喝到的咖啡,可以感受到Dear John Coffee的個性與堅持。」

Dear John Coffee的咖啡產品囊括了淺中深焙,有單一產區、單一莊園,也有商業豆,品項不少,一定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口味。想選一樣做為了解他們品牌的濾掛式咖啡,不妨就選廖海帆咖啡事業起點的宏都拉斯咖啡豆吧!

中南美洲、非洲與亞洲,是世界三大咖啡產區。提及中南美洲咖啡,總會直接聯想到哥斯大黎加、瓜地馬拉、尼加拉瓜等產地,加上宏都拉斯以外銷歐洲為主,在國人心中聲量似乎沒那麼高。相對的,這偏冷門的咖啡對國人來說,有新鮮感。而且廖海帆指出,宏都拉斯的咖啡為全年皆可採收,不會有貨源供應問題。整體來說,宏都拉斯各產區的咖啡特色鮮明,有著明亮酸度與獨特香氣。Dear John Coffee的宏都拉斯水洗咖啡,是以焦糖巧克力為主調性,輕柔風味中帶有細緻的檸檬清新甜美氣息,很適合做為一天的美好愉悅開始。

Dear John Coffee 的城市光影咖啡禮盒,內有宏都拉斯水洗咖啡|徐嘉駒 攝
Dear John Coffee 的城市光影咖啡禮盒,內有宏都拉斯水洗咖啡|徐嘉駒 攝

約翰們,請上車

除了單一口味咖啡豆,Dear John Coffee慶祝週年慶,推出「城市光影」、「沉思獨白」、「爵士流年」三款禮盒,每款集結四種不同風味,自用送禮兩相宜。而充滿情境式、訴諸於情感的設計包裝,搭配或單一莊園或綜合咖啡風味,喝起來更有感。廖海帆特別推薦「爵士流年」這款中的「John Co. Train」,深焙的咖啡豆厚實沉穩,嘗得出菸草、苦甜巧克力鮮明特性。當然, 推薦原因不僅只於好喝……

「禮盒封面是在一家經典咖啡館拍攝,我們還特地去借來一台留聲機。濾掛式咖啡包的包裝以黑膠唱盤形象互相呼應。我們要像宛如現代流行音樂的爵士樂致敬,沒有過去就沒有現在、未來。」廖海帆延伸指出,John Coltrane是美國知名爵士薩克斯風樂手,他熱愛音樂,執著到甚至抱著薩克斯風睡覺。借其名號並取諧音,「John Co. Train」一方面向他致敬,一方面也代表著自我堅持。「我們是一台從宏都拉斯出發的咖啡列車。」如果你是咖啡愛好者,與Dear John Coffee一樣熱愛咖啡、喜歡復古、肯定過去,你就是他們要尋找的「約翰」。

「歡迎上車」。

向過去致敬,是廖海帆不變的初衷|Dear John Coffee 提供
向過去致敬,是廖海帆不變的初衷|Dear John Coffee 提供
沉思獨白咖啡禮盒,是希望消費者以咖啡為媒介,享受獨處時光|徐嘉駒 攝
沉思獨白咖啡禮盒,是希望消費者以咖啡為媒介,享受獨處時光|徐嘉駒 攝

★Dear John Coffee
網站:http://www.dearjohncoffee.com.tw/
售價:城市光影咖啡禮盒20入825元、沉思獨白咖啡禮盒20入899元、爵士咖啡禮盒20入750元。

七日誌 好文推薦
全台最會煮飯的男人 教你如何煮出好吃白米飯
給我這3家三重雞排 減肥以後再說|超激推小吃

sidhsieh

一個喜歡在外趴趴走、透過吃美食挖掘人與食物的故事,每每聽到入迷;回到家卻被二隻半人獸吃得死死、折磨到快昏迷的平凡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