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哈雷同行的自由人生 佛雕師陳峻漢

哈雷摩托車是經典美式文化的代表,騎士穿上皮衣、圖騰配件,以硬派風格打扮上路,享受屬於哈雷騎士們獨有的浪漫,而哈雷車主的職業各有不同,毅傳媒《七日誌》專訪在高雄開設「華山佛店佛俱百貨」的陳峻漢,在東方工藝有諸多著墨的木雕師,擁有一輛充滿美式風格的重型機車,他們之間又會有著怎麼樣的火花呢?

採訪.劉尼克 | 首圖.葉偉傑 | 攝影、剪接.陳建彰

因為擁有哈雷重機,佛像雕刻師陳峻漢的人生更自由了|葉偉傑 攝

神佛雕刻從布袋戲開始

陳峻漢會從事木雕師的工作,要從他的父親開始說起。父親林邊師在陳峻漢1歲時開了這間華山佛店,小時候的陳峻漢就對雕刻很感興趣,在店裡每天耳濡目染之下,對雕刻有了基本的認識。

陳峻漢 回憶起過往時光,說起父親林邊師與布袋戲的淵源,他滿是笑容|葉偉傑 攝

人稱林邊師的父親是屏東林邊人,許多鄰居都從事布袋戲團的工作,當時因為偶頭售價頗高,戲團多聘請師傅在團內雕刻偶頭,林邊師也在13歲開始雕刻偶頭的工作。

後來電視播出布袋戲,以票房為主要營收的內台戲棚布袋戲逐漸式微,林邊師有了轉行的念頭,恰巧認識的師傅也欠缺人手,林邊師於是走上佛像雕刻之路。當時高雄正在迅速發展,佛像雕刻的需求量大增,林邊師先後在不同的佛像店當師傅,最終有了一家自己的華山佛店。

不過,林邊師和布袋戲偶很有緣分,在陳峻漢的叔公介紹下,林邊師與黃海岱、黃俊雄布袋戲合作,從掌中戲到電視布袋戲,戲裡活靈活現、眼睛嘴巴會動的戲偶,都曾出自林邊師之手。

父親林邊師在40年前為黃海岱大師所雕刻的掌中戲偶頭|葉偉傑 攝
父親林邊師在40年前為黃海岱大師所雕刻的掌中戲偶頭|葉偉傑 攝

傳統行業加入新作法

陳峻漢笑說,因為父親栽培他學習美術專業,讓傳統的佛像雕刻行業,注入許多創新的元素,例如他就利用學院的素描方法,將「人客」所形容的佛像形體與自己的想法,以快速畫稿速寫出設計稿,方便雕刻師傅和客戶確認;同時因為佛像也有泥塑的雕塑方法,他運用在中華藝術學校時所學,嘗試以玻璃纖維等不同材質,來製作泥塑神像。

陳峻漢擅長快速畫稿速寫出神佛的設計稿,簡單的比例、線條就有具體的樣子|葉偉傑 攝

此外,陳峻漢的雕刻手法也很與眾不同,手裡拿著雕刻刀像「畫圖」般的,把平面的畫稿變成3D的木雕,還將掌中戲戲偶臉部相當講究的對稱刀法,運用在佛雕上,讓佛像從各個角度看,都好像是活了起來。

擁有哈雷是為了讓人生更好

自從父親受傷後,陳峻漢正式接下店裡的工作,工作繁忙的同時還需要照顧父親,生活圈幾乎只剩下店裡的工作,陳峻漢和老婆少有機會能在台灣旅遊,他開始思考:「怎麼樣才能讓人生更豐富?」當他看到哈雷廣告,看到哈雷騎士們打招呼的方式充滿「豪邁的美式風格」時,他到高雄的展間看車,沒想到因此入手了人生中的第一部哈雷。

考量到未來是長途旅行的騎乘,為了讓後座的老婆可以比較舒適,陳峻漢選擇了「Road King 路王」經典的旅行車款,這部重車之王讓很多車友看到他的車,都以為他是哈雷熟手,他只好靦腆地說:「我才剛買哈雷而已。」

當生活只剩下工作時,陳峻漢買了人生的第一輛哈雷來享受生活|葉偉傑 攝

一開始陳峻漢也因為哈雷摩托車的重量吃足苦頭,因為哈雷Road King路王的重量動輒快400kg,必須要注意停車時車頭的方向,利用油門帶動才方便直接騎乘上路,同時也因為不熟悉車況的關係車騎不快,每一趟旅行也都十分折騰,後來他決心改變:「買車是要來享受生活的!」

陳峻漢開始努力地請教車友們騎乘的經驗,並且時常參與哈雷車隊活動,他早已騎哈雷去過許多以前不曾去過的地方,幾乎是全台灣走透透,眼界也比以前更開闊許多。

有了哈雷,陳峻漢幾乎全台灣走透透,眼界也比以前更開闊許多|葉偉傑 攝

哈雷帶來更廣闊的視野

就像是以前陳峻漢為傳統行業帶來學院派的新作法一樣,在騎了哈雷之後也迎來了新的自己,發自內心的爽朗笑聲也感染了我們,陳峻漢說起到最特別的夏威夷海外騎乘經驗,在絕美的海岸線沙灘、火山地形道路騎哈雷令他相當難忘,還曾經前往美國參加115周年的哈雷大會師,讓他感到「原來世界這麼大」,接觸的生活文化變多之後,心胸更開闊也從想法上有了改變,許多細微末節的小事不會太去在意,也更能接受新事物。

哈雷摩托車也為陳峻漢的工作帶來許多趣味,每當有客人來店裡時,就會好奇「從事傳統行業的老闆,和哈雷摩托車有什麼關聯?」他說佛像是一種信仰,而哈雷在騎乘之後就變得很像是一匹馬,充滿了豐沛的生命力,帶著他探索台灣各地的美景,他笑說:「現在沒有哈雷好像也不行了,對我來說哈雷也是一種信仰。」

停放哈雷的車庫就在店面旁邊,客人往往會和他開啟哈雷的話題|葉偉傑 攝

更自由的人生正在展開

在人生的道路上,或多或少都會遇到一些瓶頸,但是對於陳峻漢來說,似乎並沒有太多會讓他煩心的事,「其實我非常的樂觀!」他說神像雕刻是他真心喜歡的工作,在正式進行木雕之前,儘管客戶看他畫的佛像稿會有諸多要求,還曾經重畫多達8張稿子,但是他認為完成一個自己和客戶都滿意的佛像是很重要的,還能因此學習到更多。

這樣的人生態度似乎也讓他更享受騎哈雷的過程,雖然店內的工作量並不輕鬆,但是他總是相當自律的要求自己,在客戶需要的時程之前完成各項工作,因此總是能隨時參與哈雷車隊的活動,像是去年的「騎士烏托邦BIKERTOPIA」會師,他也完成MIB不可能的任務挑戰,挑戰各種難度甚高的騎乘地點,集滿認證繡章。

只要看著「MIB不可能的任務」獲得的認證繡章,陳峻漢總是能說出每一條騎乘地點的挑戰性|葉偉傑 攝

如果騎乘的天氣狀況不佳,陳峻漢說只要不是颱風,他都還是會在可以允許的狀況下,不畏風雨地上路,在結束一趟騎乘路線之後,他就會覺得:「啊!我又完成了這一趟旅途」,這就好像是他在進行佛雕工作時,儘管工作量很多、需要完成的時間很短,但還是要確保佛像的雕刻品質,陳峻漢邊說邊笑,他都會對自己說:「這場戲開演了,就應該要把它演完」,似乎可以感受到陳峻漢對於堅持的人生哲學。

哈雷賦予了陳峻漢的第二人生,讓他能在騎乘的路上享受摩托車的引擎聲浪,沒有任何煩惱、專注地感受台灣的各式美景,而他與信仰的路上,也持續寫下新的篇章。

關於哈雷,點我看更多〉〉〉
2020騎士烏托邦 500輛哈雷狂熱大會師

劉尼克

在科技圈打滾多年,希望能以淺顯易懂的文字,分享3C科技的便利與樂趣,平時興趣是在網路潛水,偶而忍不住跟著鄉民一起湊熱鬧,或許某個神回覆,就是我的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