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夢想之地 勝八拉麵

這天的天空烏雲飄飄,天色帶著午後雷雨欲來的灰濛,此刻林口長庚旁的商圈應該是鄰近上班族、醫院員工、體院學生大舉出動買飯的用餐時間,但商圈裡店家最多的復興一路上卻只見稀稀落落的行人,不見以往人潮……這裡號稱小東區,意思是它的熱鬧程度與高額店租和台北市的東區不相上下,動不動一坪租金高達5萬的大有「店」在,然而疫情延燒,解除三級警戒遙遙無期的現在,商圈裡許多商家在「開店即虧損」的狀態下紛紛被迫歇業,在這即將變天落雨的街道上,「勝八拉麵」仍然掛著營業中的招牌,堅持在風雨中前行。

採訪.陳建彰|首圖.祝嘉嵩|影音攝影.祝嘉嵩|剪輯.祝嘉嵩

進入店裡,原本用餐的桌椅都已經收起,但室內空間卻不顯得空盪,因為滿屋子強烈的運動風格佈置與陳設立刻吸引眼球,其中日本野球聯盟(日本職棒)的球星照片、球衣、隊旗多不勝數,看得出全是經年累月的珍貴收藏,尤其是對阪神虎隊的偏愛,如果用球迷屬地主義來研判地緣關係,果然就能得出此等棒球痴棒球狂的老闆當年就是在日本大阪學習拉麵技藝。

勝八拉麵的老闆  人稱社長的趙智垣娓娓道來疫情之苦|祝嘉嵩 攝
勝八拉麵的老闆 人稱社長的趙智垣娓娓道來疫情之苦|祝嘉嵩 攝

「勝八拉麵」的老闆趙智垣人稱「社長」,他原本是一名空廚廚師,為了尋夢而毅然辭去優渥的工作,隻身前往日本學習製麵,2014年他師承拜入大阪著名拉麵老店「麵家八兵衛」門下。為了學功夫,代價是三個月的完全不支薪,趙智垣回憶當時過得非常辛苦,因為沒有收入讓他的生活品質堪比流浪漢,更何況自己在台灣還有必須養家活口的經濟壓力,所以起初設定三個月學成就要返台創業,就連在機場捷運旁的店面都找好了,哪知道機捷延後一年通車,趙智垣的創業計畫只能被迫延後,心想那就再多留日一年精進製麵技藝吧!然而命中註定的是正當一年期滿,日本老闆因為新分店開幕希望他能繼續留下幫忙,而這一留,又是一年過去……

學習製麵前後兩年的時間,趙智垣一家在台灣與日本兩地之間來回奔波,過程中支撐著他們的強大意志,便是學成回國在林口開一間屬於自己的職人拉麵店!而這個原本已經穩定實現的理想,卻被突如其然的疫肆暴虐,經營模式面臨土崩瓦解。

這一碗拉麵蘊藏多少的用心與堅持|趙智垣 提供
這一碗拉麵蘊藏多少的用心與堅持|趙智垣 提供

社長的拉麵強調每日限量現做,湯頭也是遵循所學道地日式口味,創業半年之後就有回頭客,5年下來也就累積了穩定客源,所以他的拉麵只有早賣完跟晚賣完的區別,收益與支出比重幾乎每日固定,因為這樣的銷售模式讓營業額趨於持平,也能讓製麵的品質始終保持在高檔,但是當去年(2020)3月4月開始一連串的染疫事件爆發,尤其是當幾個個案足跡就發生商圈附近的時候,營業額立刻下調五成,接著疫情持續延燒從7月到12月,店內剩下三成營業額,勝八每日規律的製麵量是70碗,三成銷量也就是大概20多碗,就在社長苦撐經營,樽節開支,耐心等待疫情有可能逐漸趨緩的下一刻,政府頒布了三級警戒的命令,直接禁止餐飲場所內用,一律只能外帶。

「三級警戒再延長下去,林口長庚商圈起碼三分之一的店家要倒閉!」社長的語氣開始顯得激動起來,主要是這裡的店租完全不輸台北市的東區,附近的全球連鎖咖啡店店租一個月35萬,同樣知名的連鎖便當店一個月16萬、飲料店12萬、就連只有一坪大的小店面月租也要5萬……說到這社長突然感嘆起來,要不是因為店鋪房東是岳父的好朋友,三級警戒以來幾乎是以不收租的方式情義相挺,否則自己早就關店去做工了。

 感嘆之餘想到政府近期以來的一系列紓困作為,神色也跟著凝重,他語重心長的道出自己希望政府能夠協助的……

「計畫出專屬於餐飲業的防疫配套措施,只要業者遵守執行,就能有條件的開放店家做生意;或者退還去年的營業稅金,甚至是在疫情期間未達營業額標準的商家可以享有電費水費減半減免?另外規劃長期的紓困貸款還是連續補助方案方便申請……」

跟過去排隊的人潮相比  疫情三級警戒之後只剩社長一人端坐門口思考未來| 趙智垣 提供
跟過去排隊的人潮相比 疫情三級警戒之後只剩社長一人端坐門口思考未來| 趙智垣 提供

看著原本身形高大的他講述著「操之在外」,卻又關乎切身存亡的具體建議時,他的人突然變得渺小而卑微,與牆上那一張張照片裡容光煥發的煮麵師傅大相逕庭,對比那一台放在店內已經許久不曾運作的製麵機器,他倆彷彿難兄難弟,即使再好的手藝工藝若無法正常發揮,人跟機器都只是空虛閒置的軀殼而已,一如他們無奈的命運共同。

「我真的很感謝這段期間幫助過我的人,不論是房東,還是曾經支持過我們的客人。」即便再苦,趙智垣仍然感激,心心念念。

勝八拉麵為了維持品質,從開幕以來從不做拉麵外帶。

就算到了如此艱困之時,社長仍然不願意違背自己對麵條口感的堅持。

其實還是有客人在疫情期間想吃我們的拉麵,詢問能不能讓他外帶?但是勝八的麵條沒有添加任何防腐劑,按照日本的配方置放3天就會發霉。所以為什麼堅持天天做麵,只為保持麵條的新鮮度,加上他做的麵條含水量比較高,煮的時候會變成有點半透明狀,因為水已經把麵粉包住了,能產生滑順帶勁的口感,但相對的烹煮手法跟用餐時機就顯得至關重要。

「所以不論是生麵或熟麵,與其讓顧客反過頭來抱怨不好吃,不如從一開始就堅持不做外送外帶。」社長說的坦然,而又有誰知道為此他失去了多少收入機會?只為了那一口麵條的滋味。

即便疫情解封遙遙無期  社長仍然堅守在他的夢想之地|祝嘉嵩 攝
即便疫情解封遙遙無期 社長仍然堅守在他的夢想之地|祝嘉嵩 攝

為了延續勝八拉麵的生命,希望可以找到疫情底下的活路,社長現在賣起外帶丼飯,口味是在日本學拉麵這段期間自己的研究,就用自己的料理經驗跟口感下去做,就算一天只能有一千多塊的收入,咬著牙,也要跟疫情搏鬥,一如年輕時代曾經苦練籃球,只為一圓成為運動員夢想,那種拼搏的精神一直都在趙智垣的血液裡流淌,不論運動還是製麵,沒有拼到最後,他絕不輕言認輸。

店內一面阪神虎隊的橫幡隊旗掛在餐台上方,標誌上黃黑虎頭張開大嘴,一副全然不畏懼的猛樣,像極了社長說話時的神情。

★這裡看更多》〉
社長的志氣 勝八拉麵
戰神戰疫 基隆愛力士餐酒館

留言通知設定
通知我
guest
0 則留言
文內回應
檢視全部留言

陳小滿

小編導微撰文,早年在妖山學過編劇,所以用三幕劇書寫每一則人間故事。

0
歡迎留言,聊天有益身心健康!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