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的最後一「疫」? 基隆愛力士餐酒館

「為什麼取名叫愛力士?」 初次到訪,餐酒館的氛圍讓人聯想起中古世紀的羅馬競技場,門口一串串鐵鍊你可以想像是用來禁錮困獸,上頭掛著仿真的鑄銅盾牌戰痕斑斑,這是哪一位角鬥士用來抵禦攻擊的神器?店內懸吊一盞盞中世紀城堡的燭光吊燈,斑駁作舊的紅色磚牆,這裡儼然閃耀著古羅馬的榮光……

採訪.陳建彰|首圖.鍾穎慧|影音攝影.鍾穎慧、祝嘉嵩|剪輯.鍾穎慧|首圖攝影 設計.鍾穎慧

老闆黃有志是在地基隆人,因為跟創業夥伴都很喜歡在臺北的美式餐廳聚餐,有感基隆好像一直都沒有類似的餐廳,所以才想嘗試創立一家能讓人有記憶點與氛圍感的餐酒館。黃有志說愛力士是古希臘的戰神,所以店內的設計元素是灰泥式的希臘建築,融合紅色的戰士披風,還有麻繩鋼索這種比較硬派的裝潢風格……店內有一面打卡牆,牆面上掛著一塊偌大的戰神銅雕,手裡提著鐵甲盾牌,握著長矛,斯巴達頭盔如雞冠般的側影威武,這是戰神的形象!如今戰神所要面對的,是一個龐大卻又無影無蹤的致命軍團,此刻敵人已經兵臨城下,幾乎要斬斷所有人民的生路,眼下的這場戰爭,會不會是戰神的最後一役?

餐酒館在去年(2020)的11月27日開幕,因為鄰近基隆港,所以每日漁港活撈直送店裡,義式海鮮料理可以說是招牌中的招牌,另外菜單上的美國choice的牛排、特色燉飯、藍帶甜點等等必點美食也一律用接地氣的價錢回饋給基隆鄉親,所以開幕迄今非常受到基隆人的支持,直至四月底,餐廳的總來客數已經突破三萬,六、日更高達一天五、六百人次的消費,營運半年多以來業績持續都有成長,雖然有疫情影響但黃有志是樂觀的,他覺得疫情看起來是要過去了,沒想到,戰「疫」現在才剛要開始……

原本應該是熱鬧喧囂的餐酒館     如今因為疫情而沈靜空蕩|鍾穎慧 攝
原本應該是熱鬧喧囂的餐酒館 如今因為疫情而沈靜空蕩|鍾穎慧 攝

黃有志說5月開始他本來信心滿滿,因為天氣漸漸熱了,喝啤酒的人就多了,加上母親節加持,讓全店的士氣都很高昂。結果5月15日爆發的疫情讓全臺餐廳突然間從天堂掉到地獄!依稀記得母親節那時候餐酒館一天的營業額將近20萬,然後5月14日(宣布三級警戒前一天)那一天剩下2000塊!

「我們要想辦法轉型啊!」黃有志的苦惱溢於言表,無法內用對餐酒館而言根本是宣判死刑!他說之前暫停營業的兩三個禮拜間,他一直思索著要怎麼轉型?與其坐以待斃,最後決定從外送外帶開始做起。至於員工,過去外場需要七、八個服務人員,現在一整天只要一個人,廚師的配置也從原有的七位降到二至三位。為了打這一仗,他向親朋好友、銀行借貸,因為餐酒館一個月的店租金就要18萬,加上人事成本,雜支開銷等等約莫60萬,如果加上食材,一個月的支出就要將近100萬元!

「你借貸出來這筆錢,不是為了要讓你去槓桿一個更好的機會,而是要讓你撐過這個寒冬,但這個寒冬還要多久……還要多久?」

疫情中求生存 餐酒館轉型外送(外賣)營業模式|鍾穎慧 攝
不論疫情前後  每日同樣講究新鮮的食材|鍾穎慧 攝
不論疫情前後 每日同樣講究新鮮的食材|鍾穎慧 攝

看不到盡頭的疫情,黃有志壓力山大,每晚靠著酒精助眠,卻還是要見到太陽升起的時候才能睡得著覺。他很想呼籲政府的相關單位,希望他們能傾聽老百姓的心聲,紓困的成效見仁見智,緩不濟急,業者真正的希望是全民接種疫苗!沒有疫苗,紓困就像基隆的太陽是偶而為之,雨都的雨還是不停。

前幾天基隆很知名的指標大型宴會廳海鮮餐廳宣布停業了,黃有志其實有跟股東討論過「停損點」,談過虧損負債的數字金額是多少,狀況糟糕到什麼程度才要壯士斷腕的止血,但一想到放棄,話題就談不下去了……

「這是我們的心血,怎麼能夠說放就放?」

慘澹經營之外黃有志所幸員工共體時艱  共同面對疫情考驗|鍾穎慧 攝
慘澹經營之外黃有志所幸員工共體時艱 共同面對疫情考驗|鍾穎慧 攝

現在只能每天期待新聞告訴你『好消息』,更希望政府真的可以把人民的生計健康擺在第一!至於能夠肩負的社會責任,對餐酒館來說就是員工。此刻他與夥伴浴血戰鬥,面對疫情猛攻,黃有志不能說是戰神,但他絕對是驍勇善戰的戰士,傷再重,也絕不放下抵禦的盾牌,直到勝利的號角吹起,在看見曙光來臨的漫漫長夜之前。

★這裡看更多★
戰神戰疫 基隆愛力士餐酒館
「內湖馮迪索」推薦4款好入手葡萄酒 防疫在家線上喝酒不群聚

陳小滿

小編導微撰文,早年在妖山學過編劇,所以用三幕劇書寫每一則人間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