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談工作差點被同事睡 北京求職處處藏18禁潛規則

採訪、攝影.Tomoyo|首圖.林佳欣 設計

貝蒂在台北做了5年的娛樂記者,正逢《步步驚心》、《後宮甄嬛傳》大鳴大放,北京被視為影視重鎮,飛了幾次出差。在某屆金鐘獎頒獎前夕,貝蒂正在採訪以網路劇入圍的製作人,意外成為她「北漂」契機。製作人看上她的採訪經驗、公關人脈、以及有到北京出差過的經驗,薪水更是不吝嗇地開到了兩倍。「我真的是想都沒想,立刻答應耶,」貝蒂說,「而且當時也想說,對影視從業人員而言,北京是個好機會。」

只是從生活習慣、講話方式、觀念想法,北京都與台北大相逕庭,貝蒂花了很多時間習慣,其中最大的變化是,她的話變少了。雙子座的她話匣子總是很開,唯獨在北京同僚面前顯得卡。「他們太會侃侃而談,但很沒重點,鋪陳一堆,很會渲染過程,阿都沒講個結論出來啊!就連一般聊天都會一直把重心拉到自己身上,根本沒人想聽別人的事情。」之後她索性閉嘴,免得浪費口水,外加拖長開會時間,得不償失。

想知道更多北京奇葩趣事,請聽:
跟北京求生女子聊天(上) 酒席上妖魔鬼怪;主管根本販賣人口?

提及北京工作經驗,貝蒂自己也覺得非常神奇、狗屁倒灶的事一堆|Tomoyo攝

「雖然我從不後悔來北京,可是也真沒想過會遇到這麼多狗屁倒灶的事,傻眼欸!」貝蒂北漂的第一份工作是宣傳主管,但不知怎地,卻做起經紀人的工作。除了本職活動宣傳工作,她還得帶著網紅藝人小模的個資卡,前往劇組駐紮的快捷旅店,一間間敲門拜訪,拜託選角導演、工作人員給個機會。工作人員聽到她的台灣口音,大多會意興闌珊打發她走,偶有願意瞥一眼的,真會留下聯絡方式的更屈指可數。

在北京,大多都是藝人自己上門遞小卡,就算在劇組同業開的群組中,經紀人身分也很難接到邀約。閉門羹吃了半年,貝蒂決定假裝自己是演員,直接在群組裡開需求,還真的談到了一個自稱製作人的對象,當晚就約了看劇本、聊後續合作。「我那時太菜,看對方約的是個正經地方,沒什麼戒心,就一個人赴約。到了現場覺得有點不對勁,那不是平常劇組招募會待的酒店,而且還約我在樓梯口見面。」她還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想太多。對方沒多久就出現,並從懷裡亮出證件:「我是警察,你,跟我到警察局做筆錄!」

「我真的嚇傻!都已經快哭出來了!」原來對方以為她是接色情的妹,她解釋自己只是經紀人,為了接戲才假裝藝人身分。「那妳的經紀人證照呢?」這個人長的高高大大,口氣也很兇。貝蒂支吾地表示沒考過,所以還沒有。這下男子口氣更兇,還威嚇她這樣下去必須遣返台灣、而且永不能再來。貝蒂急哭了,一個人身處異地求助無門,為了工作還得遇上這種事,滿腹委屈湧上來,眼淚停不了。男子沒有給貝蒂哭啼的時間,說樓下有自己的同事,她跑不了,當下就要拉她的手走。「我真的是經紀人,拜託別拉我去警局!」「那妳身上有錢嗎?」「有。」「2,000(人民幣,台幣約8,600元)有嗎?」「我身上沒有這麼多……」

但出於經濟壓力和未來規劃考量,她仍決定返回北京工作|Tomoyo攝

這是什麼情況?是被詐騙了還是真的警察訛財?貝蒂當下根本想不了這些,再匆匆交出身上所有現金脫身後,才有餘裕思考,雖然答案注定無解。好在公司後來另聘一位山東籍經紀人,貝蒂便跟著她熟悉各劇組、建立人脈,認識了一位靠譜的選角導演小浪。「小浪真的幫我很多,但也不是什麼善類就是了,也是因為跟他發生了一些事,加上看不慣我主管的做事風格,決定離開這間公司。」

更多潛規則經歷,請聽:
跟北京求生女子聊天(下)!18🈲潛規則四伏、我差點被睡了!

在北京,利益關係大於人情,而他們從不掩飾。即便明擺著對方拿著「機會」在利誘,但需要的人前仆後繼,根本輪不到你拒絕或考慮,「北京是大家恨不得擠進來的地方,任何機會就是先上再說,不然其他人馬上就過來了。他們總是一副老子最強的態度,很少說請謝謝對不起,你只要謙虛、人家就會覺得你不行。」貝蒂分享經驗談,雖然無法做到像他們一樣,但也學了幾招、為面試加分。今年7月,她將再度飛往北京,迎接下一段北漂挑戰。

更多精彩內容,請鎖定《朱’s會社》Podcast
跟新聞主播聊天!秘傳職場心機術、TV式微怎麼自救
跟監獄管理員聊天!打破你以為的監獄幻想

Tomoyo

持續健身控制飲食的棉花糖女子。 喜歡以文字紀錄生活、以及社會觀察,能幫助這個社會多展現一點愛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