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採梅 造訪電光社區體驗梅農生活(上)

台東關山靠近海岸山脈的地方,有個融合阿美族、客家等族群文化,滿山種滿梅樹的電光社區,春夏之交正是採梅、做梅酒的收穫季節,我們跟著梅農寶媽體驗採梅、品嚐充滿東海岸特色的農家時令料理,和愛玩的阿美族阿公一起放竹炮、野炊,感受既是社區、也是部落的農村生活。

採訪.妮可魯|首圖攝影.妮可魯|感謝協力.行政院農委會水土保局臺東分局、關山鎮電光社區、寶媽食堂

每年四月到五月中旬是採收梅子的季節,電光社區的梅園開放給遊客體驗採果,並搭配梅農生活體驗行程|妮可魯攝
寶媽是電光社區的靈魂人物,將農家體驗規劃成體驗遊程,讓更多人認識電光社區之外也增加村民另一種經濟收入|妮可魯 攝

走進梅園,只見一顆顆渾圓的黃色果子星羅棋布的躺在坡地上,滿園飄散著一股甜甜的水蜜桃香,讓第一次採梅的我非常訝異,這香香的氣味分明是桃子,原來電光社區在台東關山海岸山脈這片坡地上種的是胭脂梅,黃熟時的香氣和印象中的青梅不同。

「怎麼才一個晚上就掉這麼多?走路小心喔…不要踩到地上的梅子,可以撿回去做梅醬和梅酒。」帶動電光社區創生活動的靈魂人物寶媽(潘寶瑩)遞給我一個10斤裝的塑膠袋,我們邊聊、邊蹲在梅林裡當梅女,撿拾這一地的寶貝。

「摽有梅,其實七兮」詩經有云四月孟夏,梅子開始成熟從樹上掉落,樹上還剩七成的景貌,因此「摽有梅」意指為女子到了適婚年齡,再蹉跎就只能墜落泥地變爛梅……古人真是糟蹋人都不帶髒字,我不以為然的跟在寶媽旁邊拾拾撿撿撿,啃一口古人不屑的熟女梅發現還挺甜的,味道竟有點像杏桃。

俗話說,清明時節雨紛紛,但今年春雨少到讓大家引頸期盼到脖子都仰酸了,台東一帶的降雨量雖然比中南部好一些,但談不上豐沛,偏偏今年寒流爆冷催生了滿樹梅花,但結果時卻春雨不霏,導致結果量增加但個頭縮水,人力本就短缺的梅農眼看採不完,乾脆讓遊客來體驗採收,以工換「酒」,換取去年採收、釀漬一年的梅酒或梅醋,讓臨時工們樂得笑呵呵。

落在地上黃熟的梅子也不要浪費,撿回去可做梅醬或梅酒|妮可魯 攝

據說寶媽會開始「攪動」社區做地方創生活動,就是因為僅次於稻米的社區第二經濟作物梅子的產銷出現困境,幾年前因氣候變遷造成梅子收成不佳,以及市場需求量遞減,滿山梅子乏人問津,原本就個性熱心常幫社區孩子進行課輔的寶媽,覺得坐困愁城也不是辦法,開始投入社區營造。

寶媽首先要解決的當然是「梅事」,她和梅農們商量以契作方式收購梅子由協會做成梅酒、醃梅等加工品,拓展通路,設計結合採梅體驗的小旅行讓遊客體驗農村生活,順便行銷社區農特產品,講直白點,就是要找出新的賺錢手段。

「哎?我沒穿衣服捏,這樣拍很丟臉啦!」陽光下脫掉上衣,扛著一大袋梅子的梅農大叔大笑,他們正要將梅子挑去葉梗包裝出貨,今年梅子的銷售還不錯,原來是因為疫情關係,島民大悶鍋被悶到發慌,四月的休閒活動不是跑去白沙屯瘋媽祖、賞螢火蟲,就是在家做梅酒。

看來我還挺適合當梅女的,在好聞的水蜜桃香中撿梅子的行為很療癒,當然也可直接從梅樹上擰下屁股紅通通、模樣嬌俏可愛的半熟梅,不知不覺手上已好大一袋,完全沒發現寶媽早不見蹤影,「上車喔!阿公等不及要放炮囉。」寶媽開來小貨車,將我手上的梅子往後座一放,她可沒忘記我這位假遊客是來採訪的,採梅體驗只是電光社區農家體驗的一部分,精彩的還在後面呢!

★台東縣關山鎮電光社區
體驗活動;體驗時間約6小時,10人以上預約約1600元/人,可客製化行程,詳細內容與洽詢可至FB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春日採梅 造訪電光社區體驗梅農生活(下)

梅農們忙著篩選梅子出貨,希望今年能賣個好價錢|妮可魯 攝
有著水蜜桃香氣的胭脂梅,是釀梅酒的好材料|妮可魯 攝

妮可魯

活躍於各大社群媒體平台的旅遊美學生活家,現任『日本石川縣觀光親善大使』,曾任旅遊雜誌總編輯多年,擁有豐富的旅遊報導採訪經歷,著有『東京五天四夜』、『京都究極本』、『日本夢幻湯宿』、『西雅圖溫哥華』等30多本旅遊書籍,走遍世界各大洲共40多個國家,以女性特有的細膩角度觀察旅途上的景色與人文風情,以單眼相機、GroPro等工具輔助紀錄周遭美好的影像,用活潑生動且充滿故事性的文圖來呈現每個精彩瞬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