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喝的不只是咖啡,還有...

企劃採訪.梁以青|編導.葉偉傑| 首圖.陳思明攝
攝影.楊松霖 劉若媺|剪輯.葉偉傑 | 監製.陳睦琳

2019年,在台北某個咖啡試飲的場合,一位來自斗六的年輕咖啡師Lobby,帶了一款自己烘焙的豆子,取名為《1960》。這個以年份為名的咖啡,相當引人好奇,這個年份究竟有什麼故事?為何這個年輕咖啡師要烘這款他尚未出生就存在的咖啡?這款咖啡又有著什麼樣的味道?

Lobby緩緩沖好咖啡,沒有特別說明,先邀請大家品嚐,濃郁的咖啡煙燻苦味,香氣四處飄散,但有些年輕一輩的人喝了尷尬說:「苦味,喝不太習慣耶。」席間卻有位阿嬤驚喜笑著說 :「咦,這不就是我們那個年代約會時喝到的咖啡嗎?」這番話讓人遐想阿嬤年輕時約會喝咖啡的光景,赴約的心情很美,但一見面,曖昧情話說不出口的複雜情緒,就像這杯咖啡般有點苦!

大家忍不住提問為何這款咖啡要取名《1960》?
Lobby說:「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遇見一位斗六咖啡烘豆阿伯,他好奇我們年輕的一代都怎麼烘豆?我一時興起就跟阿伯交換烘豆手法。阿伯把1960年代開始烘豆的手法都教給我,第一次烘出來的豆子外表非常黑黝,看了實在不太敢喝!但阿伯很堅持地叫我喝喝看再下結論,沒想到這外觀黑嘛嘛的豆子喝起來雖然有著苦味,入口卻不澀、不酸,甘醇好喝。阿伯說這就是他那個時代的咖啡風味!所以這款咖啡就以阿伯開始烘豆的1960年為命名紀念」。

Lobby從斗六咖啡耆老的烘豆經驗中,復刻1960年代流行的咖啡風味,台北的阿嬤在這杯咖啡裡找回年輕時代的記憶,順著這條線索,我們前往斗六採訪Lobby和烘豆阿伯,發現他口中的阿伯,原來是台灣第一位本土的烘豆師陳守宜先生,從他保存的資料裡得知1958年,斗六曾經成立遠東第一座最大的烘豆工廠,為的是烘焙古坑當時盛產的咖啡豆。當年才二十出頭歲的陳守宜先生,是負責組裝大型烘豆機的工程人員,機器組裝完成,卻沒有人有烘豆經驗,從沒喝過咖啡的他,接下了烘豆的任務,歷經各種烘豆實驗,終於在1960年烘出第一代的咖啡豆,由當時台北的「南美咖啡」得標代理銷售,賣給駐台美軍人員或台北咖啡館,因而開啟台灣咖啡自產自銷的時代篇章。

斗六烘豆工廠,從1960年開始供應古坑咖啡豆,直到16年後因補助案終止而歇業,這十幾年的歲月裡,老一輩人記憶中的咖啡滋味,也許都是來自陳守宜烘焙出來的咖啡豆,而他烘豆的手法消逝將近四十年後,由一位年輕的咖啡師復刻出1960年代的咖啡味道,讓我們喝到的不僅是一個時代流行的風味,更是因一杯咖啡而回味起美好的記憶!

▼時代咖啡.影音系列▼
1960|他喝的不只是咖啡,還有...>>
1958|從工程師到台灣首位烘豆師 陳守宜的意外人生>>
1932|從一顆種子到一杯咖啡的古坑荷苞山>>

▼七日誌 延伸閱讀 ▼
1960是什麼咖啡?答案在斗六>>
台灣第一位烘豆師陳守宜:一切都是意外!>>
咖逼山啊!三代的咖啡情份帶我回家再續前緣>>
從一顆種子到一杯咖啡,咖逼山的囡仔把莊園變教室>>

梁以青